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吉林快3开奖结果76期|
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35753;?#30340;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天赐甜缘:王爷宠妻来种田

天赐甜缘:王爷宠妻来种田

天赐甜缘:王爷宠妻来种田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1-04 20:27

评语:情节跌宕起伏,语言有趣生动,世界观新奇,想像力丰富,文笔如行云流水,简洁又富有回味,是不可多得的言情小说

面对死而复生的女儿,曹氏?#32536;?#24456;是无所适从,深怕呼吸声大了些,女儿就被吹跑了。

“娘,?#19968;?#26469;了。”杜清歌?#27663;?#36208;上前去扶住曹氏,她都能感受到曹氏在微微颤抖,看着曹氏红肿的双眼,想来因为原主的自尽让她哭了不少,“娘,你放心,我已经回来了,往后的日子里不会再让人欺负到我们头上了。

曹氏不发一言,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杜清歌,头点着点着眼泪珠子就由落了下来。

唉,杜清歌在心里长叹一口气,从小她就没有亲人,好不容易捡了个便宜娘亲还是这般任人欺负的受气包样,躲在母亲的羽翼下是别想了,还是自己想法子护母亲周全吧。

哦,还有个小萝卜头。

在一旁自顾自玩的开心的杜境晓听到母亲的啜泣声,站起身来扯杜清歌的?#36335;?#29992;眼神告诉她,别欺负娘亲。

杜清歌略一挑眉,这小孩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眼里满是防备,看着曹氏握着她的双手才放心移开视线顾自己玩,现在又见不得娘亲落泪,看起来不像张大娘口?#24515;?#26679;人个痴傻的啊,难道……

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20146;?#23601;不合时?#35828;?#21483;了起来。

“咕?#23613;?/p>

在寂静的只剩蝉鸣蛙叫的夏夜,这声音?#32536;?#26684;外入耳,杜清歌小脸一红,还没想好要怎?#21019;?#22278;场给自己?#19968;?#28857;颜面,曹氏就?#27663;人?#29993;?#32456;?#36215;来,“清儿饿了吧,娘给你找点?#32536;摹!?#26361;氏一双在水中泡的发白肿胀的手在围裙上擦了又擦,直至手都擦的通红,这才拐进了西南角的厨房。

杜清歌在院子里跟她名义上那个弟弟大眼对小眼,“喂,小鬼……”

“杜庆洲。”

“什么?”

“我不叫小鬼。”杜庆洲不是很敢?#31508;?#22905;,两只手不停搅着衣摆,泄露出了内心的不安,但还是固?#21561;?#37325;复自己的名字,“我叫杜庆洲。”

声若蚊蝇,可杜清歌听见了。

她不免有些好笑,刚刚那么多人,这小鬼都一直没?#35009;创?#22312;感,但是现在特意一遍遍重复给自己听他的名字,莫名有些可爱了。

“是,庆哥儿。”她笑着应了一声,随后又小声嘀咕道:“古代人是这么称呼的吧?”

忍不住上前揉了揉杜庆洲的?#28304;?#20182;看起来明显营养不良,头发干枯发黄,杜清歌手下一顿,见杜庆洲在她碰触的一瞬间浑身僵硬,但是身形却没闪躲,说明他还认得自己这个姐姐?

杜清歌心里升起一股说不清的情绪,?#34892;缘?#25171;算把杜庆洲收为自己的小弟,以后由青姐罩着,养的白?#30528;?#32982;的。

这般想着,她就先打算为他补补营养,瞧这孩子瘦的,她牵起杜庆洲的手,七岁的男孩了,手腕却还没几根?#31181;?#22836;并起来粗。

“姐带你去吃夜宵。”

牵着杜庆洲来到厨房,曹氏已经进去好一会儿了,此刻却还是冷锅冷灶,曹氏正窝在角落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娘?”杜清歌试探着唤了一声。

却见曹氏肩膀明显一颤,手在面上胡乱抹了两下,转过头来冲着杜清歌讨好地笑了笑,刚要开口,被杜清歌眼尖地抢?#20303;?/p>

“娘你哭了。”曹氏通红的双眼骗不了人。“哭什么啊?不想洗?#36335;?#21681;就别洗了。”杜清歌也不会安慰人,大老爷们堆里出来的,不甚熟练地举起手在曹氏肩上拍了拍,权当安慰了。

“不是,清儿,是娘没用……”曹氏从竹?#32959;?#19979;面掏出半个窝窝头,“家里的粮食都被放到你祖母屋里了,只有这个……你先垫垫?#20146;印!?/p>

杜清歌看着?#21069;?#20010;窝窝头,一时没?#20174;?#36807;来,杜家算起来也不是整个村子最穷的,她进村时候还?#21561;?#26377;?#23500;?#20154;家的?#38745;?#25151;更加破败,比起他们,杜家?#20040;?#36824;有片瓦遮头,五间土胚房加上个小院子,怎么看这条件都能在?#20197;创?#25490;个中等,怎么张大娘等人做出来的事这么让人忍不住翻白眼呢?粮食不放厨房放起居室,防谁呢这是?!

曹氏见女儿盯着?#31181;?#30340;半个早已冷硬的窝窝头出了神,久久不言?#35009;?#26377;动作,生怕她又有了不好的念头,心下一慌,立刻双眼通红,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的杜庆洲去拉她的手。

恍然回神的杜清歌眼见曹氏又要掉眼泪,连忙双手接过?#21069;?#20010;窝窝头,生怕姿势不到位曹氏又多想,张嘴一咬,胡乱一嚼,也不顾?#33267;?#21068;嗓子,就这么囫囵着往下咽。

“?#24653;?#23064;,好?#32536;摹!?#22905;冲着曹氏挤出一抹笑,为了证明曹氏找的窝窝头确实好吃,她三下五除二就给吞没了,原本还想着分一些给杜庆洲,现在看来是她自己都不够塞牙缝。

曹氏看着她吃完了,神色才好一些,“那娘给你去铺chuang,你早些睡吧。”

杜清歌不知道原本的chuang位在哪,是以也就没再推?#29301;?#25289;上杜庆洲的手跟着曹氏走出了厨房,打算好好躺一会,这一天折腾的,可累死她了。

待到了自己的房间,杜清歌不免皱眉,这么小,怎么睡觉?

原本的一间屋子也算不上宽敞,但?#20040;?#22815;睡个觉,现在这屋子里还分出去大半,用木板隔开,零零落落堆放着几个掉了漆的木头箱子,还有一张看起来有些年份的一张美人榻,属于她的那张小chuang就挤在窗下,翻个身都害怕会不留神滚下去。

曹氏很快就帮杜清歌铺好了chuang,说是铺chuang,也不过是在木板上抖落下毯子的功夫,随后从门边拖出张席子,放在杜清歌chuang边,招呼着杜庆洲赶紧可以睡了,别明儿一早起不了遭老太太数落。

杜清歌站在一边目瞪口呆,没想到她这小鸟窝竟还算好的了,杜庆洲连chuang都没得睡,只能在地上裹着破席睡觉。

“娘,为什么屋子里要这么?#25351;?#36215;来,那边不是挺空的么?”

“清儿莫不是糊涂了?我们孤儿寡母的用不了这?#21019;?#22320;儿,你大伯不知从哪得来的美人榻,说是上好的料子,留着将来给杜?#22797;?#23478;,也算是杜家有点?#33258;?#20102;。”曹氏平淡地说着,似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杜清歌冷笑一声,他杜新山可真爱儿子,连传家宝都给?#25165;?#22909;了,只不过为什么要放到她房里?他脸那?#21019;?#21602;?

“庆哥儿,起来,地上凉,你这正长身体的时候,睡那边榻上去。”杜清歌指指美人榻,杜庆洲站起身看看她,又看看美人榻,只是没有动作,似是知道那边是个禁区,不容他跨越。

果然曹氏连忙替他说道:“清儿不可调皮,那边是你大伯的宝贝,要是明儿让他知道了,可不得了。”

曹氏寡?#22797;?#30528;一儿一女,在杜家生存已是不容易,平常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任打任骂惯了的,听到杜清歌的话自是一惊,可杜清歌是何人,她天生反?#29301;?#20154;不犯她,她?#23478;?#19978;去踩两脚的主,更别说人都这么光明正大欺负到她头上了。

社会我青姐,人狠话也多,这名头可不是平白无故就会响起来的。

“娘,你可放宽心吧,大不了趁大伯起来前就下来呗,庆哥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睡地上寒气入体,以后可就长不好了。”她这么一游说,曹氏有些迟疑了,确实杜庆洲生的太过瘦小,与同龄孩子身条都差好大一截了。

杜清歌继续道:“再说了,大伯总不至于一大早就咱们房里吧,这传出去……”

最后,曹氏考虑再三,还是点了头,她权衡再三,杜庆洲小时候生了病没有及时医治,伤了大脑,再加上平日里?#32536;?#19981;多营养跟不上,夜里天天睡地上,气虚体弱的,较之?#32536;?#30007;孩子已经不够看,将来大起来都娶不上?#22791;?#20799;,要是自己死了,那他……

?#25165;?#22909;了儿女的睡觉问题,曹氏仔细嘱咐了二人,就要推门出去,杜清歌连忙叫住她,“这?#36176;?#20102;,您还上哪去?”

“院里的?#36335;?#36824;没洗呢,我?#28909;ァ?/p>

“等等,您都累一天了,赶紧歇歇吧,我去洗。”杜清歌自告奋勇去帮她干活,曹氏温柔一笑,“清儿有心了,这些天你也累着了,还是早些歇?#34384;傘!?/p>

语气轻柔,笑容温婉,那是她上辈子穷极一生不曾拥有过的,杜清歌坐在chuang上愣住了,原来这就是妈妈的感觉吗?她缓缓抚上左%膛,那里正跳动的地方此刻被填充的满满的,让她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

她有妈妈了。

她有妈妈了!

在心头默念,忽然觉得这次穿越也不是太糟糕,纵然曹氏只是冲她这么一笑,她就感觉自己快要幸福死了。

大概是为了弥补上辈子的缺憾吧,娘亲和弟弟都有了,虽然一个爱哭一个木讷,但也是她的亲人,血溶于水的亲人啊。

杜清歌发誓,她会保护好发誓他们的。

最后杜清歌还是从曹氏?#31181;星老?#20102;洗?#36335;?#30340;活,服侍好曹氏睡下,她又踱步到院里水井旁,看着泡的满满的两大木盆,她嘴角一提,勾起一抹冷笑。

“让老子给你们洗?#36335;?#20570;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

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
彩票袋 贴吧分析 网上买彩票 分析 体彩20选5开奖时间 宁夏十一选五任选三技巧 时时彩有赚钱的玩法吗 彩票开奖直播 cba联赛新赛季赛程表 山西11选5前三直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