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吉林快3开奖结果76期|
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异能 > 禁断凶兽少女的不当召唤法

禁断凶兽少女的不当召唤法

禁断凶兽少女的不当召唤法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1-04 12:05

评语:小说写的还是很不错的,故事情节感人肺腑,曲折离奇,看的?#36136;?#21448;爱又恨,值得推荐的好文章,快来一看

“欧尼酱……”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站在炎修身后的灵华,轻声?#20982;?#20102;他。

“灵华……”虽然想要说些什么,但炎修他还是停住了,因为他不晓得该用怎样的表情?#22836;绞叫?#23481;眼前的状况。

“桃姊姊离开了吗……”相较之下灵华反倒平静到不可思议,彷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虽然事实并非如此。

“嗯……是啊。”炎修不知怎地越想越不?#24066;模?#32039;紧握住了拳头,“可恶,**只留下一堆奇怪的话后就这么消失了……『滔铁』到底是什么东西呀!难道是因为名字被人类取得太奇怪了,所以要去毁灭世界吗?”老实说他也不清楚自己在胡?#26376;?#35821;些什么。

“欧尼酱,不是三声的『铁』而是四声的『餮』喔──饕.餮。”

“不管是滔铁还是饕餮,这名字有这么重要吗?”

听见哥哥这么说,灵华显得相当惊讶:“欧尼酱竟然不知道饕餮吗!那可是中国古代传说大名鼎鼎的四大凶兽之一喔!”

“四大凶兽?”

“可以说是凶兽界里最有名的四位大明星,穷凶恶极、天生神力、无恶不作、毁天灭地,许多书籍里都有记载~非常、非常可怕的喔!”

听了灵华的解?#20572;?#28814;修好像突然理解了事情的?#29616;?#24615;。(所以镇特的人才会显得神经兮兮的吗?)他在心里这么想着。

可是……

“桃……有这么危?#31456;稹!?/p>

她离去的背影,那么的无奈……因为人类希望她毁灭世界,所?#36816;?#35201;去毁灭世界,这样的说法,炎修怎样也无法接受。

“灵华,妳?#28909;?#36991;难吧!”

“欧尼酱……”她知道炎修要说什么,却不是很清楚自己想说什么。任谁来看,一名普通的少年想要去追凶兽,甚至是追回凶兽,这件事到底有多么的荒谬……

“灵华不知道该不该阻?#21476;?#23612;酱……可是,如果欧尼酱不去的话,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吧……灵华……也不认为桃姊姊是个坏人,会想做什么坏事……但是,该怎么说呢……或许,欧尼酱再次见到的桃姊姊,已经不再是桃姊姊了,恐怕……会是非常危险的……”

“嗯,我知道。”炎修已经无法再欺骗自己了,他?#20154;?#37117;清楚,那时在后山上所见的景象绝?#20999;?#20551;……

虽然他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原理。不过……百层楼高的巨狼、十层楼高的怪狼、?#20982;?#29436;尾巴的少女或着是全身赤**毫无防备的少女,都是桃,也都是饕餮,这就是事实。

要是她又变回了怪狼的模样,想要挽回恐怕就很困难了……

“即?#24618;?#36947;危险……欧尼酱还是要去吗?”

“嗯。”炎修肯定的点?#35828;?#22836;,或许这是这两天来他最肯定的一次。

看着意志如此坚定的炎修,灵华牵起了他的手,而他则是默默的接受了。指尖交换着彼?#35828;奈?#24230;,带着一份暖意,?#20982;?#26368;?#30475;?#30340;真诚传给了心灵。

“即便灵华不希望欧尼酱去,?#19981;?#26399;望欧尼酱去的。去吧……欧尼酱……灵华会乖乖的等着欧尼酱归来的。”

“谢谢妳……灵华。那么……我先走喽。”

?#26263;取?#31561;一下~欧尼酱。”

灵华咚咚?#35828;?#28040;失在客厅之中,然后从走廊的那头抱着一包东西咚咚?#35828;?#36305;了回来。

“这个,或许能派上用场!”

“这个是……”炎修接过并展开灵华手上的?#21069;?#19996;西后,才发现?#21069;?#19996;西原来是件深黑色的雨衣,不过和一般雨衣不同的是它没有袖子,是一件看起来相当大的斗篷式雨衣。

“用这个的话,说不定就可以伪装成军?#35828;难?#23376;了!”

这么说起来,陆军用的雨衣似乎也是类似的设计。

?#21834;?#19981;过现在又没下雨呀!穿这这个反而更醒目吧!”

“或许帮得上忙!”

虽然炎修有点想要拒绝,但是灵华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嗯,好吧~”说完,他披上了那件雨衣:“或许真的会派上用场。”

倒不是为了哄哄妹妹,要怎么说呢……在炎修的?#19988;?#37324;妹妹是有点不可思议的,要是她突然做起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那件事往往能帮助他们避开风险。该说是预知能力吗?虽然有这么怀疑过,不过妹妹从不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连简单的预测明天天气也不?#23567;?/p>

真要说的话……大概是“幸运”吧?在关键的时间点上所做的决定,几乎都能得到不差的结果──极其的幸运。大概也是因为这个缘故,炎修从未见过她在紧要关头上无理取闹,或是需要做出抉择的时?#28372;月?#20986;一点犹豫。就像是刚才听到桃离去的时候也是这样……她的心里其实也是五?#23545;?#38472;的吧?

想到这,炎修伸?#32622;?#20102;摸灵华的头,轻轻地说了声:“谢谢。”就算不清楚这件雨衣会在何处发挥它的作用,当作是妹妹的一番心意也好。

“欧尼酱……保重喔。”

“嗯,?#19968;?#20445;重的。”

没?#20982;?#20986;再会的约定,也许那样的约定对于充满不定性的未来,太过于飘渺而无意义。他们静静的走出了家门,以点头代替告别的话语后,分别奔向了不同的两端。

穿着黑色斗篷雨衣的炎修,踏着家中唯一的代步工具──脚踏车,全速朝着爆出火光的方向前进。这身奇怪的组合如果是在白天大概立刻就会被警察给关注了吧?好在在深夜之中并不算是明显。

由于紧急状态的缘故,大楼?#36861;?#30422;上了一层密不透风的特殊合金,?#20540;?#25110;是交通号志也全面?#23637;ぃ?#36530;进?#35828;?#24213;之下,因此一路上可是相当的黑。黑色雨衣在这条件底下,甚至还产生了一点掩蔽的效果。

不过就到此为止了……

再前方的警备和后方显然就不是同一个档?#21361;?#37325;要的路口都有相关人员驻守着,再前进一点恐怕就是战场了。炎修将脚踏车停在了离警戒线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靠着建筑掩蔽想尝试看看有没有办法?#27604;?#20854;中,不过?#36816;?#20204;的布署来看,绝对没有那么容?#20303;?/p>

这些站在后方的人?#20445;?#30475;起来不太像是要用来对付凶兽的战力,他们面向着外头警备着,怎么看他们的主要任务都是防止一般民众接近现场。

炎修有点纳闷,这么做单纯是为了保护民众生命安全吗?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令他感到纳闷的事……和上次不同,这次军方所派出的似乎全都是“人?#20445;?#23436;全没见到装甲车或是坦克之类的,最多只?#24615;?#36755;用的军用卡车。难道他们认为此次的对手只要这样的战力就足以应?#35835;?#21527;?

同时这是否代表着?#19968;?#32500;持着“人”的型态呢?

“是谁!”就在炎修盯着前方思考的同时,后方出现了一个人影,大声的喊着。不用看也能理解,那人肯定是负责外围巡逻的军人。

炎修没?#20982;?#36807;头,要是被对方看清了长相恐怕就不妙了,眼前唯一的选择只有──跑!头也不回的向前跑。

“站住!”

对方自然不可能放过炎修,手电筒的灯光紧盯在他身上,无处可躲,加上对方可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脚程不知比炎修快了多少。这样下去不用多久,两人间的距离肯定就会归于零了,炎修心里自然?#28909;?#20309;人都清楚这件事,因此他毫不迟疑的做出了决定。

就在下个弯,拐过去的同时立刻停下了脚步,转身,并且脱下了雨衣,冷不防地朝着奔来的军人头上扔去!

“什么东西!”这招显然奏效,军人?#28216;?#30528;双手,试图想将雨衣甩开。

?#31359;ぉみ穿ぉ?/p>

“什么?什么声音!”?#24187;?#20303;眼睛的军人听见了奇妙的机械声,不由得惊慌了起来。

?#32610;?#21160;.雷冲!”

伴随着紫色的光,军人连弄清楚发生什么事的机会都没有,便昏了过去……

“成……成功了吗……没想到这雨衣还真的派上用场了……不知?#32769;?#20987;军人和袭击警察的罪那一个比?#29616;亍?#28814;修气喘吁吁的看?#35834;?#22320;的军人,?#28304;?#20013;冒出了好多想法。

“居然都将他电昏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的衣服偷了吧。电影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

打定主意,炎修将他拖向了阴暗小巷的深处,扒了个精光……总觉得哪里不对。

“要是?#24618;?#19981;见的话恐怕会受到处罚吧?”所?#36816;?#23558;枪和弹夹放了回去。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那很重。对于没有打算开枪的炎修来说,无疑只是个负担。他可不认为穿上这身装扮就能近距离骗过守备,只要?#23545;?#22320;有点伪装效果就够了。

不过……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到底该怎么做才有办法进去呢……”炎修看向了军人们所连成的警戒线,依然看不出有任?#25991;?#22815;突破的地方。于是他又看向了一旁被脱个精光的?#20982;櫻?#24819;了一想……

“声东击西?好比说制造个爆破什么的?#31354;?#26679;的场景电影里都是这样处理的对吧!”

那么眼前有的东西是──一?#24033;角埂?#19968;支手电筒、数颗手榴弹、一个?#32032;?#30418;以及一件黑色雨衣。手榴弹感觉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炎修对这玩意的构造完全不熟悉,也没有把握真能够丢得出去,要是?#28814;?#24049;炸成碎片,恐怕连变成他人笑柄的机会都没有了。

于是他决定选择比较安全的作法,一支手电筒、一个?#32032;?#30418;以及一件黑色的雨衣,平时有用过的东西才是最安全的东西。

炎修先把手电筒调成了?#20102;?#30340;模式,接着用雨衣将它包覆起来,放置在街口。接着将?#32032;?#30418;上的纹?#32439;?#20102;又转,直到它发出了橙色的光。

“坤?#24120;?#22320;陷!”

?#32032;?#30418;应声震动了起来,发出类似电钻般尖锐的声响,随即地面被挖开了一个洞。?#32431;?#24930;慢的扩大、慢慢的扩大,此时的?#32032;?#30418;就像钻头一般。要说不同的话,大概就是?#32032;?#30418;没?#24615;?#26059;转,也不会变尖,最重要的是这项能力对于生命体完全没?#20982;?#29992;,包括了植物,?#30475;?#21482;有挖土的功能。

“你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有点像是电钻的声音?”距离炎修约四百公尺左右,警戒线中的一名军人似乎注意到了奇妙的声音。

“没有吧?是不是和后方的枪声搞混了呀?”

身在战场之中,钻洞的声音并不算是明显,炎修也清楚想要吸引对方的注意,必须做出更大的声响。目前已挖出三十公分深的凹洞,眼看也差不多了。他拿起?#32032;?#30418;并且将最下层拨动了一下,橙色的光随即转换成绿色的光……

“艮止.造山!”

轰隆──!一声巨响,?#32032;?#30418;所碰触的墙面迸出了一座小山,凸起了足足三十公分之高。这个型态下的?#32032;?#30418;可以利用上一个型态所挖掘的土,以极高速度做出相对面积的小山,由于速度极快,声响自然也比上一型态大了好几倍。

在这同时,炎修还不忘追击,他抽起放在地上的雨衣,让手电筒的光?#20102;?#20102;起来,配?#20185;?#21709;制造了更进一步的效果,。

“爆炸!那里,那里好像有什么!”这下军人?#24378;?#20197;确定不是幻听了,伴随着声响闪起了光,就在前方不远处。

警戒在线?#21796;捉细?#30340;军人以眼神做出了?#29976;荊?#20808;派了两个人上前去看看,剩下的六人则继续负责警戒任务,四百公尺的距离,就算出现了两人无法应付的事,后方人员想要支持也不算太难,应该是非常理想的处理方式。

?#24052;鄆ぉぃ ?#20808;遣的其中一人,没?#20982;?#24847;到转角处的洞而跌了一跤。而且那个当下他还没搞清楚是什么绊倒了他,因此惊慌的叫了起来,这个叫声吸引了部分人员的注意。

“啊──!”先遣的另外一人想要从另一侧绕过去看看情况,却被差不多位于小腿肚高度的突起绊了一跤,这下大家可紧张起来了,他们看向班长而班长也给出了?#29976;荊?#20877;派两个人向前一些警戒。

“不要紧,不要紧!”先跌倒的那个人起身挥了挥手,示意了没有问题。

而另一名军人则举起了他的发现,“只是根手电筒!”

但是他们怎也想不透这不自然的凹凸?#36136;?#24590;么一回事……恐怕也不会想透了……

看准这个时机,从较前方一些巷口绕出来的炎修,鼓足了勇气、用尽了全力,狂奔,直直的冲进了警戒线!

“站住!谁!”

军人们将枪口一致朝向了炎修,就算刚刚那点小动作让军人们稍稍分散了一些,以现在这个情况开枪,绝对还是能?#21796;?#20182;打成蜂?#36873;?/p>

不过,炎修不认为他们会开枪,如果他们只是要?#24052;?#27665;众的话,就不应?#27809;?#24320;枪,至少不?#27809;?#26397;着他的身上开枪。

“他似乎穿着黑色的斗篷?”

“镇特的人?”

“真是的,那些?#19968;?#21487;不可以不要?#30475;?#37117;这样我行我素的。”

“不……他穿着的是陆军迷彩裤呀!”

“什么!”

“站住!”

碰──第一枪,是示警的对空鸣枪。

炎修并没有因此停下,他很清楚机会不会有第二?#21361;?#20182;能做的只有继续的向前跑,并且祈祷军人们并不会对自己开枪。

确实,军人?#19988;?#29369;豫了,他们没有想过真有民众会冲进这条警戒线,在这个以民为主的国家中,不谨慎的评估使用子弹可是会受到舆论制裁的,警察在缉凶中打伤了犯人都是如此,何况是军人对着民众开枪。

“瞄准脚部,射击!?#22868;?#30058;挣扎,班长还是做出了?#29976;尽?#38750;常时期,岂能以平日而论!

碰碰碰!

子弹不长眼睛,仅可能留住目标一条小命,已是最大的仁?#21462;?/p>

“真的开枪啦、真的开枪啦~竟然真的开枪啦!”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想过对方开枪的可能,但真正碰上了,可完全是另一回事。

他大大地向前一步,接着用尽全力一蹬,纵身跃进了一旁的巷子之?#23567;?#38632;衣上虽多出了几个弹孔,不过?#35828;?#26159;没有任何损伤。军方一连串的迟疑为他制造了许多空间,才能有这样好的结果。尤其是因为镇兽部队平日的表现以及身上的黑色雨衣,所导致了军人们犹豫的关键数秒,大概是炎修想都没有想过的吧?

“追,快追!”

不论他们跑得多快都已经迟了,巷子里除了一件黑色的雨衣外,一个人影也没?#23567;?/p>

炎修靠着交织复杂的小巷,没有花费太多的功夫便摆脱了军人们的追击。

“听灵华的话把雨衣给带上,真是太好了……”

不仅没有被看到真面目,还穿着军服混进了战场之中,只要不做出太过于醒目的举动,大概没有那么容易被发现吧?#31354;?#21487;谓绝?#28814;?#24577;。

街道上的兵力比想象中少了很多,空荡荡的马路几乎见不到人影,一些因战斗留下的痕迹更是添增了几分阴森,要不是三不五时传来的枪响,还真会让人误以为是在什么灾难后的遗迹都市之中拍着恐怖片。虽然单就灾难这点而言恐怕也不算错,对于人类来说拥有强大力量的凶兽无疑的就是一场灾难。

尽管如此,炎修并没有放下警觉,他依然尽可能的利用巷道朝着枪响方向前进,毕竟他可没有什么和军人正面冲突的本钱,不论是脚力、体力或者是火力,他唯一能够和军人抗衡的大概只有身为公民的这个身分了吧?

只是对于一个闯入警戒线之中的公民而言,还要谈什么权利恐怕是不可能的。现在被发现的话,轻则逮捕归案,重则就地正法,不管哪个选项都是糟到不能再糟……

“说来就算混了进?#20174;?#33021;做些什么呢……双方正在交战的话,根本不可能见上一面吧!?#32972;?#30528;?#28304;?#19968;头热的时候闯了进来的炎修,突然感叹起自己的无谋。

现在是比?#20384;?#38745;些了,但是能够派上用场的计谋一类,他?#19978;?#19981;到。一边是拥有毁灭力量的凶兽,另一边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凭着?#21796;?#39640;中生的他,到底要以什么和他们对抗呢?

“在进来之前满脑子都只有进来再说而已,两边都得对付这件事想都没想过呀~”他抱着头,显然有些懊恼。

就算手中还有一个能无中生?#23567;?#24341;发奇迹的?#32032;?#30418;,但是他要怎么创造奇迹呢……

“刚刚把枪也带进来的话会不会好一点呀……”他不由得这么想。

“算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论如何,可没有后?#35828;难?#39033;。

碰碰碰!

随着枪声越来越接近,前线终于来到了眼前。

“呵……呵……”跑了好长一?#28201;?#30340;炎修气喘如牛,倚靠在巷弄的墙上,回复体力的同时也不忘稍稍探出个头,观察?#36136;啤?/p>

“吼啊──”

“啊啊啊啊──!”

?#21543;?#20987;!射击!”

“吼啊啊啊啊──!”

各式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块,?#20132;?#30456;当的?#22303;摇?/p>

前方的士兵大概有一个连这么多,和人形的饕餮?#38477;?#38590;解难分,大约是五五波的?#36136;啤?#26377;些人身负重伤,倒在一旁,看起来是无法再战了,就这么消耗下去的话,饕餮不知道能否逆转这个?#36136;啤?#21482;是她身上的伤也不少,大大小小的伤口涌出红色的血,如果是人类的话恐?#20081;?#32463;摇摇欲坠了。

不,即便是凶兽,大概也到了极限,“呼吼……呼吼~!”吼声里充满着挣扎,是为了贯彻反派角色的意念吗?或者……对于?#20843;潰?#20854;实她不如自己口中所说的那么从容呢?炎修无从得知……只是不管她如何的想要挣扎,身体早已不听使唤……

?#26696;漏ぉぃ ?#19968;个失衡,她倒向?#35828;?#38754;。虽?#24187;?#24378;撑起了身子,不过似乎连想站起来都很困难。

“饕餮,还是该称呼妳为『桃?#33618;兀俊?#20174;军人之中站出来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和众人?#20982;偶该?#20043;缘的女子──赤衣。

?#26696;?#21564;──!”不知道是不是失去了意识或是失去了言语的能力,面露凶光的桃,只是带着杀意的这么吼着。

“虽然说这些有点多余……刚刚接获通报,似乎有老鼠闯进来了,妳觉?#27809;?#26159;妳的熟人吗?”

听到赤衣这么说,桃的眼神有些改变了,不信着、怀疑着,最后失去了气势。

?#26696;?#21564;──!”但是那些情?#20982;?#32456;还是转化成了愤怒,彷佛除了杀戮之外,桃已经不存在人类所拥有的情?#23567;?/p>

“唉唉……果然是多余的呀,想和凶兽沟通肯定是?#28304;?#22351;了。?#32972;?#34915;从军服的口袋中抽出了一支剑柄。确实只有剑柄而没有剑身,一端?#20982;?#20123;许中国风的纹路,整体却带了股科?#20960;小?/p>

(和?#32032;?#30418;好像有点相似?)那样特殊混合的风格让炎修产生了这个念头,但很快的他便感到这只是种误会……

“武装!?#24444;?#30528;女子一声令下,剑柄的前?#25628;?#23637;开来,成了剑格。剑格之中淡蓝色光芒交织成了剑身。就算只是看着,也能深刻感受到其中所隐含的锋利,绝对不是?#32032;?#30418;可以比拟的。

“饕餮,不管妳如何神通广大,今日妳将葬身于此。?#32972;?#34915;带着不愿给予对方任何机会的气势,冲了上去。

不知道是否是?#21069;呀?#30340;效果,她的速度快到难以用眼睛捕?#21073;?#23436;全不像是人类所能做到的程?#21462;?#37027;个身影和炎修第一次见到饕餮的身影重迭了起来,并不是人形的那个饕餮,而是兽形的那个饕餮,在大街奔跑的那个身?#21834;?/p>

毫无疑问,那武器是为了对付凶兽而诞生的……不是枪、也不是炮,而是一?#21568;?#30340;型态,炎修起初还无法了解是为什么,但是看到女子的动作之后似乎就懂了。虽然还无法匹敌完整型态的凶兽,但绝对足以让人类拥有接近凶兽的战斗能力。

那个瞬间实在是太过于快速了,快速到炎修完全无法做出?#20174;Α?/p>

只听见轰隆的一声巨响!

接着扬起了一片烟雾。

“结……结束了吗?”他瞪大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根本无从了解。

“道路……道路……裂出了一个大洞……”一名军人用着颤抖的声音指着另一头这么说着。

炎修顺势看了过去,这一看这可不得了!被吞噬的不只有道路,前方的房屋也从中间被剖了开来,而且被剖开的另一半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竟然连覆上特殊合金的建筑也……”说到这炎修不由得颤?#35835;似?#26469;。

虽然不知道这合金到底是以什么金属?#29616;?#32780;成的,但是在大灾难后的十年以来,一?#31508;?#25252;着重境市,在多次凶兽袭击下都没听说过受到什么?#29616;?#25439;?#35828;?#29305;殊合金,此刻竟然如同泥土般化了开来,而?#19968;?#26159;整整一排。

并不是?#21069;呀?#30340;效果,身为守护城镇的镇特成?#20445;?#36196;衣是不可能做出这?#36136;?#30340;……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是她的杰作!

“呼噜……呼噜……”

饕餮摇摇?#20301;?#30340;站了起来,抬起头,对着夜空,竭尽全力的嘶吼着……

“呜──!”

那吼声多么的凄凉,?#20174;?#22810;么的愤怒,彷佛诉说着她还没死,亦或是吶喊着她还不想死,听在炎修的心里只?#26032;?#28385;的震?#22330;?/p>

“没想到妳藏了一手……”从天上落了下来的赤衣,?#35828;?#19968;声站回?#35828;?#19978;,看来是在急忙之中向上躲开了饕餮的攻击。

“确实,只要将?#19968;?#20498;的话,在场的其他人就算?#35828;?#20102;妳也杀不了妳,但?#31449;?#26159;失算了……这下妳应该没?#20982;?#22815;的灵质再施展刚才那充满威力的一击了吧。”

饕餮没有响应,只是稍稍的缩了一下,气势看起来却少了许多。

“刚刚确实是我的失误,不过可不会再给妳第二?#20301;?#20250;了……?#32972;?#34915;举起手,比出了?#36136;疲吧?#20987;!将她的灵质消灭殆尽!”

咑咑咑的枪响,再次垄罩了全场,如雨般的子弹穿透了饕餮的身体,卷出了鲜红色的血,那画面真叫炎修不忍?#31508;印?/p>

要是换做普通人恐怕早就被打成蜂窝了吧?但奇妙的是贯穿饕餮身躯的子弹,却没在她的身上留下弹孔,只在她身体前后留下了?#22478;?#30340;伤。一些黑色的雾从那些伤口中窜了出来,随之消失在空气之?#23567;?/p>

(那个就是灵质吗?)炎修很直觉的将这件事和赤衣说过的灵质联想在一起,他举起了自己的手看了一看,想着自己体内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能力。

(不可能的吧……人要是被子弹这样扫射的话,肯定会死的……)

而且一样是灵质,赤衣身上所展现出来的似乎又不大一样,仔细看的话能够看见有道淡蓝色的光包覆住她的身体,和黑色的雾比起来,显得神圣和自然。

(莫非这就是人和凶兽最大的不同吗?)

炎修再次将视线转回了饕餮身上,就像是想看穿什么一般,集中精神的看着……淡蓝色的光?一瞬之间,他似乎看见从伤口中窜出?#35828;?#34013;色的光,随后转换成了黑色光球,变化成雾。不过真的就只有一瞬间而已,在那之后他怎么努力地瞧,也未再见到那淡蓝色的光。

唯一能够理解的是,现在的饕餮非常虚弱,伤口仍不停流出鲜红色的血,像是在治疗伤口的黑雾却越来越是稀薄。

她比刚才更吃力的撑着身子,就是不让自己倒下……倒下的话,大概就结束了吧?只是,这样撑着,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赤衣带着剑,走向饕餮。这次并没有带着气势全力向前奔去,只是缓缓的向前走去。也许是带着一点戒心,亦或是认为对方以无力反击,不想太费力气。

不过赤衣的这个决定却促使炎修行动了。

众?#35828;?#30446;光集?#24615;?#39253;餮身上,而赤衣正背着他缓缓走向饕餮,不会有?#26085;?#26356;好的机会!

“吼啊──!”注意到从后方冒出的炎修,饕餮发出了吼声,这举动更是进一步将军人们的注意力完全扣在了她的身上。

“哼,临死前的挣扎吗?”过度将注意力即?#24615;?#39253;餮身上的赤衣,完全没有发现后方的异状。不只赤衣,其他的军人也是如此,在这全员都绷紧神经的时刻,偷来的军装发挥了相当好的伪装效果。

一百公尺,大概是这样的距离,炎修开始跑了,用尽最后一份力气,全力的奔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大家注意到这个身着军服的小伙子似乎不是自己?#35828;?#26102;候,已经迟了……

?#32610;?#21160;──雷冲!”

“什……什么?”

紫色的光掩没了蓝色的光,交织的雷电?#34987;?#22312;赤衣身上,这事?#23545;?#36229;出了赤衣预料。

“为什么你……会?#23567;?#23453;.器。”

在倒下的同时,赤衣想起了一件事,稍早之前发生的事。灵质探测器要是并没有测错的话,少年月炎修的灵质有两百三十二,要是有什么契机的话,少年绝?#38405;?#25671;身一变成为镇特里的一份战力。就像此刻,因为一点小小契机,少年在这里打倒了她一样……

另外,能够使用灵质驱动宝器的少年和伪装**类的凶兽少女,还同时证明了另一件事,今天的探测器──从没有坏过。虽然等到?#22270;?#25253;告出来,能够百分之百肯定这个假设为真,是在更后面一些的时间点上了。

碰──赤衣最终还是倒向?#35828;?#38754;。灵质并没有抵销灵质的特性,利用灵质所开启的宝器效果对所有人都是有效的,不分能力强弱,即便是能够在短时间内引发近乎于凶兽爆发力的赤衣,也无法抵抗电击产生的结果。

?#24052;?#21834;啊啊──!”

“赤衣小姐──!”

这个结果在现场引起了一阵骚动,只是惊呼归惊呼,他们并没有因此忘记他们所该做的事。

突然闯入这里的某个人用某样东西击倒了镇特,试图包庇凶兽,这个当下,已经足够断定他是全人类的敌人。

所有的枪口都指着炎修,同时也指着在炎修后方的饕餮。

如同赤衣所言,没有灵质和宝器的他们杀不死饕餮,他们很清楚。不过要?#24444;?#22312;饕餮前方的炎修,并且牵制饕餮直到其余镇特人?#22791;?#21040;,只凭他们还是做得到的。

大势已去……

“快逃!不要管我!?#24433;桑 ?#28814;修再也想不出任何的方法了,刚才的那一击,就是最后的最后……即便?#31034;?#33041;汁,也只能做到这了。

“呼……呼噜……”饕餮似乎完全没有要走开的意思,只是抬起头直直的盯着炎修,不带着一丝敌意,温驯的看着他。

“子弹应该杀不死妳吧?快走!”这让炎修感到了那么一点点的欣慰,至少他可以确定,在饕餮心中,情感还是存在的,就算她不能言语。

“呜啊~呜啊~!”饕餮的眼中泛着泪,似乎在询问着“要是她走了,炎修该怎么办?”

“别担心……他们的目标是妳,妳走的话他?#24378;?#23450;不会对我出手的,我不会有事。”这是一个谎言,老实说炎修一点“会没事”的信心也没?#23567;?/p>

不过饕餮还是选择信了。她在点?#35828;?#22836;之后,直直的朝着后方奔去……要是可以的话,她多希望能从军?#35828;?#22836;顶跃过,然后朝反方向跑去,为炎修制造出?#20248;?#30340;机会。只是她仅存的体力已不容许她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了……所?#36816;?#21482;能选择相?#29275;?#22312;她转身离去之后,如同炎修所言,一切都会没事……

但“没事”是不可能的……目标就在一直在线,军人们不可能犹豫。

?#21543;洎ぉぁ?/p>

“等等──!”

一辆黑色轿车冲开了前方的军人,迎面而来。

“轿……轿……轿车?为什么这里会有这种东西?”原本已经闭上双眼准备?#20843;?#30340;炎修,再?#25569;?#24320;了眼睛。

那?#22659;颠螬ぉ?#30340;一声,划出?#38477;雷?#28909;的痕迹,急煞在炎修眼前。

?#20985;热?#38215;特的?#19968;?#20498;在那边,那么我现在便拥有现场最高的指挥权限。”从轿车中出来的金发?#20982;?#23545;着军人们这么说着。

“你……你……你是!”

“现在看着节目的你,如果也觉得凶兽其实并没有那么危险,请与我们Reversion联络。我是Reversion的最高负责人?#22120;耄?#35831;多指教。”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本人,不过炎修还是惊讶到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黄……?#22120;?#20808;生……可是你们并不是军方的……”其中一位看起来是在场军阶最高的陆军军官,对于?#20982;?#30340;出现似乎有些意见,感觉得出来双方关系绝不算融洽。

“没事~没事~有事我负责。而且你们应该看过昨天新定的规章了吧??#23383;?#40657;字都有写呀~现场指挥权第一是绝对优先的镇特,镇特不在时排行第二的就是在下我了。”

“确实是写着Reversion最高负责人?#22120;搿?#32780;且也只有?#22120;?#20808;生有这样的特权,可是……”

“哎呀~反正饕餮都跑了,不差一个少年吗?”

听?#22120;?#36825;么一说,军?#25239;?#20853;们的?#25104;?#31967;到不能再糟了。他们很想大?#21834;?#26159;谁造成了这种结果”但却没有人敢言。在战场上,有指挥权的人所说的话是绝对的,哪怕他是个没有脑子的上?#23613;?#23545;,肯定是有哪个没脑子的上司给了一个和战斗八竿子打不着的单位负责人这么一个特权,但不满又能怎么样?

就算他们向上?#20174;?#21462;消掉这莫名其妙的特权,也不可能实时生效,这个特权在这个当下就是如此绝对的。

看着大家扭曲却无法反驳的?#24120;器?#28385;意的笑了一笑。

“?#32654;病?#23569;年,上车~!要是**醒来,我可就保不了你了。”

“为……为什么要帮我?”

“那?#36136;?#24590;样都好吧?难道你不想活着去见你可爱的妹妹了吗?”

“妹……妹妹……?#27604;?#23454;在这个当下,还有什么比能活下去的机会还要重要,就算摸不清对方的底细那又如何。

“上车吧!”

面对?#22120;?#20877;一次的邀请,炎修点?#35828;?#22836;,跟着他一块上了车,不再多说什么。

?#24213;?#20197;相当蛮横的方式回转了一百八十度,接着从军?#35828;难?#21069;直直的驶了出去。

“那些军人应该气得跳脚了。黄,你这次做得这么过火,这项现场指挥的特权恐怕很快就会被取消掉的。?#22868;?#39542;坐上发出声音的,是上次在街头上遇过,?#22120;?#36523;旁的那名女子。和轻浮的?#22120;?#19981;同,她整个人散发出一股精明能干的味道。

“无所谓,那项特权只是为了今天而存在的,只要今天有效就足够了。反正我不是领公家俸的,只是?#21796;?#27665;间研究机构的小小负责人,不需要看他们的?#25104;?#21507;饭。”

“哼呵。”女子苦笑了一声,“炎修……”转头改叫了少年的名字。

“咦?”虽然炎修有些疑惑为何对方会知道他的名字,他还是只简单的应了声:“是!”

?#21834;?#36824;是要先说一下『?#38431;唬队?#20320;选择了我们而不是镇特。虽然我们的负责人乍看之下好像有点靠不住,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的目的和我们相同,他便是全世界最值得信赖的?#19968;铩!?/p>

“你们的目的是……?”

?#21834;罢?#25937;世上所有的凶兽。?#34180;?/p>

?#22120;?#21644;女子完全没有犹豫,异口同声的这么回答着。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

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
香港六合彩官网 复式双色球计奖办法 诈金花游戏提现 彩票平台黑钱 北京赛车冠军计划软件 德甲排名2018 体彩p5跨度走势图带连线图 分分彩是不是骗局 广西11选5开奖最快结果 秒速飞艇开奖盛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