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吉林快3开奖结果76期|
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破尊十令

破尊十令

破尊十令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1-05 18:57

评语:《破尊十令》本故事情节紧凑,内容扣人心弦。是一部文笔俱佳的故事,很?#19981;?#20316;者写文的这种调调,给力给力,强力推荐!

兰儿俏脸微红,其实也想回来跟老公亲热,于是捧着西瓜托盘,快速走到徐柯的屋门前,伸手敲了下屋门:“小柯,出来一下,娘给你拿了冰镇的西瓜和梨子,吃一点再睡舒服些。”

两声后,还是?#27426;?#38745;,兰儿想听听屋子里在干吗,又不好意思,左右看看没人,将耳朵贴上,半晌后,心里紧张起来,儿子是自己养大的,这小子?#35009;?#24515;眼她最了解,当即一?#25447;?#24320;门……

屏风后chuang上,两个身影摞在一起,兰儿最怕的事情发生了,臭小子为了不和那定亲的女孩好,竟然随便搞女佣,这怎么行,当即西瓜往桌上一磕:“出来,丢死人。”

chuang上还不动,两个呼吸声冗长,兰儿心里矛盾半天,最终还是忍住了过去揭开被子的冲动,走出来关了门,就坐在台阶上守着,说?#35009;?#20063;?#33618;?#35753;外人撞见。

夜晚来临,眼皮打架的她忍忍,最后就?#25970;?#30561;了,第二天太阳升起,兰儿心底愤怒:“臭小子,劲头这么大,?#20848;?#19968;?#21476;?#23478;丁肚子就会大了。”

她心里算计着,给女孩吃些堕胎的药,然后多给银钱打发走,说?#35009;?#20063;?#33618;?#30041;在徐家了,敲敲门后没好意思进去,最后找一根棍棒,插在门栓上,快速的跑回自己的院子。

屋内,浴桶里睡着一夜的徐浩楠被脚步声惊醒,这才感觉到冷,昨晚**中烧,睡了一夜都正好,他醒来,看到兰儿慌张的跑进来,扯嗓子问:“你慌张的干?#35009;矗俊?/p>

徐浩楠的一句话,让兰儿都差点哭出来,带着哭腔压低了声音埋怨,坐在椅子上俩小?#30424;?#30528;?#23601;?#36793;缘:“还说儿子像我,都是你徐家的种子,昨晚?#20848;?#26159;生我们的气,故意和我别劲,不知道吧哪个丫鬟拽到chuang上去了,今早都没起来。”

徐浩楠一听吓一跳,跳出浴桶就要跑出去,这还?#35828;茫?#22823;家大业的少爷,怎么能娶一个侍女,还是随手抓的。

兰儿一把扯住他的胳膊,指着他**身露出的一串东西:“你就这样见儿媳?#20426;?/p>

徐浩楠老脸一红,快速穿?#24358;?#26381;穿好鞋,和兰儿走向隔壁,一边走还风风火火的,告诫老婆要低调,不然会被人家笑话。

俩人一出门,撞上了侄子徐龙,徐龙问二人干?#35009;?#36825;么着急,徐浩楠支吾半天没说出来,兰儿反应快,朝着徐龙脑门拍打一下:“关你屁事,我和你叔叔晨起锻炼不行?这么早起来干嘛?不陪你的粉头睡会儿?#20426;?/p>

徐龙尴尬一笑,转身走了,在月亮门之后还?#24213;?#30475;俩人,随机嘿嘿笑:“装吧,待会你俩就该哭了。”他嘿嘿一笑,哼着歌走了。

徐浩楠根本不知道一切,到了徐柯的屋门外,想一?#25447;?#24320;,被兰儿给扯住,最后没办法,指着屋门:“兰儿你进去,给俩人分开。”

兰儿拔了棍棒打开门栓,看看左右没人进入,屏风后,两只身体还高高的压在一起,她脸红,?#20154;?#19968;声:“小柯,是娘来了,我来了啊……我真的进来了……我说进就进来了。”

一狠心,她走到chuang边,却看到了两张陌生的脸,再仔细看,认识,竟然是两个男女家丁,穿着衣服被绳索捆在一起落着,嘴里都用毛巾塞着……

两把扯开绳索,兰儿叫了徐浩楠进来,自己站着徐浩楠作着,俩人发脾气:“怎么回事?说——”

男家丁占了一夜便宜,虽说隔着衣服,但也是很舒服,女孩哭哭啼啼的:“三奶奶,是……徐龙大少爷给我俩捆上的,说您二位完事后还有五十虎头金给我们。”

“我想给你一棍子……”兰儿说完就要拿起鸡毛掸子抽,自己吃亏守在门外一夜,竟然是给你们两个把风让你?#24378;?#27963;,还要五十只虎头金……

徐浩楠一伸手,抓住了鸡毛掸子:“兰儿等等,徐龙为?#35009;?#36825;么做?小柯不同意,肯定是跑了,这样,我们也?#38405;?#20848;家有个交代,这小子,一定是帮着小柯逃走争取时间,想必现在小柯都过了一千里外了,好像,我们真该给钱的。”

兰儿想想后,小嘴还是嘟着:“要给你给,?#20945;?#25105;不给,我儿子刚回来就不见了,我找谁撒气去?想要*拿钱,门都没?#23567;!?/p>

徐浩楠:“当初不是你非要拉上这门亲事的吗?你看中了女孩纳兰,说人家%比你大手感一定好,说人家#比你的丰一定能生儿子,还说……”

“去去去,纳兰比我好行了吧,晚上别碰我了。”兰儿气嘟嘟的将鸡毛掸子一摔出门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叨咕,说?#35009;?#24464;家的种子都这么狡猾,还埋怨着徐柯小混蛋怎么怎么……

徐浩楠叹口气,从储物袋里摸出来六十只虎头金,摆在桌上转头吩咐两个下人:“阿吉阿银你们俩听好了,昨晚的事家主问起来可以说,别人就要保密,这多出来的十锭是赏给你们的。”

男女家丁点头,欣然收了起来,平分了躬身站在一边等着吩咐,昨晚虽说难受一点,可是比一年的俸禄都高几倍,忍了。

等徐浩楠走后,男家丁跟女孩阿银眨眼,示意那大chuang,昨晚被绑着太紧,不然……

阿银白了对方一眼:“徐柯少爷还行,跟你不来电。”转身走出,身后的男家丁嘿嘿笑,不要紧,自己?#20011;?#36186;了三十只虎头金,这一夜,不算赔。

徐柯逃掉的消息不?#20356;?#36208;,徐家友谊隐瞒,但是,崛起的各大家族虽然不比王牌四大家族,可是眼线和手段也是通天,纳兰家,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纳兰冷哼一声:“大家族又怎么样?当初答应这门亲事,是看在了那兰儿未来婆婆很开通的面子上,如今还担心我有?#35009;春?#33261;是石……就算了。”

纳兰登老头子也叹口气,“我们家族的秘密阵法,再加上徐家?#35828;?#24213;子,如果?#21916;?#32943;定能称霸整个大陆,可惜了……”

绝美的纳兰莹心里微怒,女儿身怎么了?当我们女人如衣服,要就穿不要就扔,?#28909;荒?#24464;家的小少爷如此不羁,?#25176;?#24618;本姑奶奶也如此。

一天后,纳兰家的小姐纳兰莹消失在家族后门……

徐柯离开家中,直奔远方,在五天后,来到一处关隘,让徐柯目瞪口呆的情形发生,本来是生龙活虎官兵守护的关隘,在今天,却是废墟一般。

百姓驱赶着干瘦的驴子,驮着驴车上面坐满了老弱病残,孩子也是面黄肌瘦,还不停的?#20154;?#30528;。

迎面,来的年轻人体态健康有利,一看就是从远方来到,一个好心的大爷?#20848;?#26159;中午吐着吃了些残余的粮食,有?#35828;?#21147;气说话,其余的人根本就是毫无生机死沉一片。

他来到徐柯的马匹前面,叹口气:“小伙子,你这是要往周城那边去啊?#20426;?/p>

徐柯点头:“大爷,这里怎么回事,人人都像是?#24189;压?#26469;的一样?#20426;?/p>

老头?#25176;Γ骸?#29468;你就是外来的,这周城正在?#28216;?#30123;,无论是谁,只要在这里,就都会慢慢病死的,离开吧,远离这块你才能活下来。”

徐柯意外,他所学习的阵法内,其实有一种比较特殊的阵法,专门查看其它生物体内的病痛,配?#20185;仙?#24565;施展,可以清楚地看到病人体内的病原,可是,目光瞥了一眼老头子和驴车上的人,他皱起了眉头。

这些人以及这头驴,看上去都是一片死气?#33080;?#27627;无生气,像极了病?#20945;?#30952;下的伤痛患者,可是,却根本一点病况?#35009;揮小?/p>

换句话说,这些人没病,更别提?#35009;?#30239;疫,那为何……究竟怎么回事?

“大爷,你确定这里闹瘟疫?#20426;?#24464;柯问。

他一句话出口,所有的人都忍着无力抬起头来,看看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小子,闹瘟疫就是闹瘟疫,都饿得要死难道谁还有力气跟你讲笑话不成?

徐柯拦住一个年轻一点的大爷追着问,那老头当即来脾气了,用手一指徐柯:“我烦着呢,你能喝?#33618;?#20808;帮我解决点事情?#20426;?/p>

徐柯坐在马上抱拳:“请说。”

老头:“我家的枣红马畜生今年三岁口,却在开春下了一头驴,你帮我想想怎么回事?#20426;?/p>

徐柯懵了,这啥问题啊,他挠着头:“是啊,这畜生怎么就不下马呢?#20426;?/p>

半晌,他突然调转马头,追上走过去不远的大爷,从马上跳下来抱拳:“大爷,我错了,我下马了,刚才没礼貌,还请原谅。”

老头:“年轻人,你坐在马上有吃有喝,我?#24378;?#27963;不下去了,跟你说闹瘟疫你还当我们打趣你,听劝的别过去,不听劝的给家里人发了书信在过去。”

“为?#35009;矗俊?#24464;柯问。“

老头不回头径直走:“到时候你家人好给你收尸啊。”

徐柯差点气死,这老不死的,好,明知山有虎,偏偏虎山行,我倒要看看老子学艺多年,能?#33618;?#34987;?#20102;潰?/p>

他骑?#19979;恚?#21691;一声蹿了出去,老远,刚才那大爷还在马车的后面回头看看,叹口气摇摇头:“作死的节奏,老天爷也救不了你啊。”

徐柯快马加鞭窜到周城,城墙在地平线上破烂废墟一片,还有几个士兵,病怏怏的在城墙?#24358;?#38752;..挺立,脸色蜡黄一片。

老远看到跑过来一个年轻人,心说好多天了,又来一个送死的,城下,都是往外出的人,?#24189;?#30340;没走干净,居然来了个往里头钻的,有意思。

他们根本没心情拦着,往日,都会冲着下面吹声口哨,示意有人来了,可是今天,就连吹口哨的力气都没了,徐柯直接从坐在地?#20185;?#36793;歪着大枪的士兵身前走过,看到众人这幅模样,他问:“这里的城主怎么如此懈怠,你们是徐家的军士还是慕容?#19968;?#26159;赵家的?#20426;?/p>

一个士兵有气无力的抬头看了一眼:“关你屁事,老子哥几个是?#22987;?#30340;,你以为就徐家?#24189;?#23481;家牛叉啊,现在纳兰家和周家以及文家都是响当当的崛起,周家?#20011;?#25237;靠了?#22987;遙?#25152;以,这周城,也归?#22987;?#20102;,现在姓孙。”

他根本没力气询问徐柯哪来的,直接低下头去,徐柯懒?#20040;?#29702;,直接脚掌踢了下马肚子,骑着马进了城内。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

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
上海股票推荐 中小企业股票融资 20140130上证指数 000333股票行情 台湾股票涨跌幅限制 股票融资风险有哪些 股票行情大盘 上证指数年k线图 股票涨跌的原理 三种股票分析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