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吉林快3开奖结果76期|
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33579;?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合久必婚之娇妻求下嫁

合久必婚之娇妻求下嫁

合久必婚之娇妻求下嫁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0-22 03:16

评语:《合久必婚之娇妻求下嫁》是作者用心所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本故事情节紧凑,内容扣人心弦。是一部文笔俱佳的故事 很不错故事写的很精彩 大力推荐

傍晚。

S?#23567;?/p>

半山别墅区的言家大宅,一场盛宴即将拉开帷幕。

富丽堂皇,灯火通明的大厅里,早已是衣香鬓影,人头攒动。

西装笔挺,俊美优雅的言家大少爷言佐端着高脚杯,含笑穿梭于宾客之间,不停的打招呼道欢迎,时不时还会停下来,与某个宾客寒暄?#22919;洌?#21147;争让今晚的每一个宾客都宾至如归。

时间很快来到六点整,不知道谁忽然喊了一声:“我们的老寿星下来了,大家鼓掌欢迎。”

人们忙都停止了交谈,齐齐看向了楼梯处。

就见今日的主角,一身考究中山服,头发早已花白,却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的言老爷子,含笑自楼梯上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身旁还跟着一身精致旗袍,同样头发花白了,却优雅从容,不难看出年轻时,该是何等风华绝代的言老太太,以及言家的大小姐言襄。

人们的掌声就更热烈了,离得近的还纷纷笑道:“言老龙马精神,更胜往昔,哪像是七十岁的人!”

“人生七十古来稀,等我七十岁时,能有言老一半的精神,我就知足了。”

?#30333;?#35328;老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言老爷子忙笑道:“多谢大?#20063;?#20887;光临,实在是蓬荜生辉。”

言老太太也笑:“待会儿大家可一定要喝好玩?#33579;?#21315;万不要?#25512;!?/p>

宾主?#25512;?#20102;一回,一向与言家私交甚笃的靳氏集团的靳总携夫人儿女到了:“恭喜言老,贺喜言老了。”

靳氏少东家靳廷深等父亲说完了,笑着接道:“言爷爷,我知道您最?#19981;短?#28246;石,特意给您寻了几块来做寿礼,明天一早就送到,希望言爷爷能?#19981;丁!?/p>

说完转向言老太太,“言奶奶,我也给您准备了礼物,希望您也能?#19981;丁!?/p>

言老爷子听完靳廷深的话,只是微笑,眼里的满意却是遮不住,言老太太就要外放多了,笑得嘴都快合不拢了,不住口的夸靳廷深:“你这孩子,总是这么的体贴周到,让人是想不?#19981;?#37117;难!”

又与靳太太道:“还是你们夫妇福气?#33579;?#26377;廷深这么好的儿子,我要是能有个这么好的孙子,我睡着了都要笑醒了。”

靳太太也满脸是笑,“您老过奖了,都是廷深应该做的,您老想有个这样的孙子又有什么难的,等将来他和沐沐……对了,沐沐真不回来了吗,老爷子七十大寿这辈子可就这么一次,错过?#35828;?#22810;遗憾啊。”

靳廷深抢在言老太太之前开了口:“妈,沐沐正忙着论文答辩的事,?#21364;?#36777;过了,她就是哥大的双硕士,也可以学成回国,从此再也不离开言爷爷言奶奶了,何况以后言爷爷还要过八十、九十和一百的大寿呢,怎么会遗憾,爷爷奶奶,您们说对吗?#20426;?/p>

言老太太见靳廷深连自己的妈妈说宝贝孙女儿一句都不行,对这个人品才貌家世都一等一的准孙女婿就越发的满意了,笑道:“是啊,学业为重,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何况沐沐这次不回来,都是为了以后咱们一家人能再也不分开,我觉得很值得。”

靳太太笑道:“也是,以后老爷子还有至少几十个生日过呢,论文答辩却就这一次,只是我也好几年没见沐沐了,实在想她得很,巴不得能早点见到她。”

靳廷深伸手揽上了母亲的肩膀,“下个月沐沐就能回来了,到时候妈你就可以看个够了,可别到时候有了沐沐,就忘了我和清清啊。”

靳太太笑着嗔了他一眼,“沐沐那么乖巧漂亮,你妹妹才不会吃她的?#31069;?#20063;就只有你这么小心眼儿了,是不是啊,清清?#20426;?/p>

一旁靳廷深的妹妹靳廷清见妈妈问她,笑起来:“就是,哥就是小心眼儿,我跟沐沐从小就要?#33579;?#25165;不会吃她的醋呢。”

说?#20040;蠹叶?#31505;了起来。

靳廷清也跟着笑,笑意?#27425;?#25269;达眼底。

那个从来都目中无人,从来都最会装乖巧讨大人?#19981;?#19982;称赞,还抢走了她哥哥的言沐,她怎么可能跟她要?#33579;?/p>

她也从来都不希望言沐做她的嫂子!

可哥那么?#19981;?#22905;,?#33268;?#20063;对她满意得不得了,要怎样才能让她做不成她的嫂子……

靳廷清想?#29275;?#20313;光忽然瞥见对面的言襄一脸的阴沉,心知言襄对言沐的讨厌只怕从来不?#20154;?#23569;,虽也从来看不上言襄,还是在这一刻难得生出了与言襄同仇敌忾的感觉来,所谓“敌?#35828;?#25932;人就是朋友?#20445;?#35201;不,回头试?#38405;?#19981;能与言襄合作?

言襄很快便察觉到了靳廷清在看她,忙换了温柔甜美的笑容,冲靳廷清微微点了一下头,等靳廷清不屑的移开视线后,才继续一心两用的想起自己的心事来。

她的确很讨厌言沐,讨厌到了?#20146;?#37324;,讨厌?#36855;?#36229;出世上所有?#35828;?#24819;象之外。

不过?#36824;?#31995;,言沐很快就要身败名裂,为爷爷奶奶和爸爸所厌弃,也为靳廷深所厌弃,她抢走的本该属于她的一切,也即将全部还给她,包括靳廷深!

言老爷子与言老太太又与靳家一家子说了一会儿话,便带着言佐言襄,打算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似是又有宾客到了。

言佐人高,一眼就看见了来人竟是言沐,又惊又喜,忙与言老爷子言老太太道:“爷爷奶奶,是沐沐回来了!”

“真的?#20426;?#35328;老爷子言老太太闻言,也是大喜过望,忙往门口走去,?#23545;?#30340;看见果然是宝贝孙女回来了,二老的脸上就更是笑开了花儿:“这?#23601;罰?#36824;一再的说她回不来,回不来,原来是早就想好了,想给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呢!”

话没说完,言沐已叫?#29275;骸癝urprise!”

扑上前抱住了言老太太:“奶奶,我好想你!”

抱完了言老太太,又去抱言老爷子,“爷爷,我也很想你!爷爷,生日快乐!”

言老太太与言老爷子的欢喜满得简直要溢出来,言老太太随即拉了言沐的手就不松开了,“你这孩子,给什么惊喜嘛,早早让我们知道了你要回来,我们一样高兴,也好让你大哥提前去接你啊,你一个人?#36136;?#35201;坐飞机?#36136;?#35201;坐车的,路上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可如何是?#33579;?#30475;你,都瘦成什么样儿了,是不是每天都?#36824;?#30528;学习,又忘记吃饭了?#20426;?/p>

言老爷子接道:“不然就是刻意在减肥?你可别听那些胡说?#35828;潰?#35273;?#36855;?#30246;就越美,瘦得芦柴棒一样,不知道美在哪里了!”

言沐吐了吐舌头,讪然道:“没有啦爷爷奶奶,?#21494;?#26377;按时吃饭睡觉的,也没有刻意减肥……大哥,大姐,好久不见,真是辛苦你们了。”

言佐笑道:“都是我应该做的,沐沐你也太?#25512;?#20102;。你就算要给爷爷奶奶惊喜,也可以事先告诉我,让我去机场接你啊,难道你还怕我保守不住秘密不成?#20426;?/p>

言襄也笑:“是啊沐沐,都是自家人,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倒是你,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坐下来,一定很累了吧?#20426;?/p>

指甲把手心刺得生疼,她凭什么一副主?#35828;?#21475;吻,跟她说辛苦她了,她也是言家的女儿,亲生的女儿好吗!

言沐见一身洁白?#37117;?#26202;礼服,妆容精致,尽显柔美优雅的言襄虽笑得一脸的温柔,眼底却分明一片冰冷,话也说得无比的体贴,身体却是肉眼可见的僵硬了起来,不由暗暗讽笑。

真奇怪,言襄对她的厌恶与怨恨根本就遮掩不住,可笑她以?#38712;?#20040;竟一直都没有察觉到过呢?

言沐想?#29275;?#27491;要说话,靳廷深过来了,惊喜得声音都有些发颤:“沐沐,你不是说你不回来的吗?我是说这一个月怎么都联系不上你,打你电话不接,发信息给你也不回,视频就更不必说了,我要不是怕打扰到你学习,早飞过去看你了,没想到你都是为了给言爷爷这么大一个惊喜,也给了我好大一个惊喜!”

一边说,一边伸手想抱言沐。

却被言沐给避开了,又见一旁满是人,言老爷子还在假咳,只当言沐是不好意思了,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顺势收?#32622;?#20102;摸?#20146;櫻?#32487;续笑道:“沐沐,你肯定累了吧,要不要先?#19979;?#21435;洗个澡,休息一会儿再下来?#20426;?/p>

言沐因没有被他碰到,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多谢廷深哥关心,今天可是我爷爷七十大寿,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我再累也要打起精神来陪爷爷啊,何况我一点也不累,身上的衣服也不算失礼。爷爷,什么时候开宴啊??#19968;?#26469;得?#20445;?#27809;有给您带礼物,您不会怪我吧?#20426;?/p>

言老爷?#26377;?#36947;:“你能回来,就是给爷爷最好的礼物了。是不是?#20146;?#39295;了?我这就让你大哥主持开场致辞,致完辞就开宴,难得今天S市有头有脸的几乎都来了,待会儿我亲?#28304;?#20102;你?#28909;先?#20154;,回头等你进了公司,也好事半功倍。”

“谢谢爷爷。”言沐笑得一脸的乖巧讨喜。

看得言老爷子和言老太太心都要化了,叫了言佐过来,一家人去了大厅中央。

言佐便拿了话筒,请大家暂时安静后,开始致起辞来:“各位来宾,各位先生女士,感谢各位今日光临寒舍,光临家祖父的七十寿宴……”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

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
银河棋牌安全吗 捕鱼。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号 大乐透j前区杀号技巧 北京赛车有几个网址 五子棋禁手 云南11选5软件 赛事香港赛马会 pc蛋蛋官网机器人 重庆幸运农场奖金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