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吉林快3开奖结果76期|
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异能 > 三目雷神

三目雷神

三目雷神

5.0

?#21482;?#38405;读

时间:2019-11-04 13:04

评语:超级?#19981;?#20316;者的构思,写的有血有肉的。,却又可以写的这么细致,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很完美的一部作品值得推荐。作者实力之作!

秦鹰和蒙独各自?#27426;鰨?#26446;潇肃亲自授予两人正式弟子的服饰,从今天起,秦鹰和蒙独便成了万山宗真正的修仙者。李潇肃又当众宣讲正式弟子的?#20040;Γ?#20004;人这才知道,正式弟子竟然每月都能得到五十颗固元丹,并可以随意出入宗门藏书馆,这对?#28251;?#22987;修行的秦鹰和蒙独而言真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后山老祖再没说话,李潇肃再次拜了三拜之后,匆匆结束了筑基测试。今天万山宗虽然同时出现秦鹰和蒙独这两个?#30343;?#20986;的天才,然而李潇肃却倍感面上无光,没有丝毫开心愉快的意思。

蒙独则向秦鹰递了个得意的眼色,跟着李潇肃离开。

石沧海带着秦鹰返回泰山别?#28023;?#36824;没进门,吴氏?#25512;?#20301;弟子便兴匆匆的迎了出来,他们已经知道秦鹰成为正式弟子的消息,都格外的兴奋。

大师兄,恭喜恭喜啊!排行最长的师兄栗原笑嘻嘻的拱手道。

秦鹰一愣,道:师兄,你开?#35009;?#29609;笑?

石沧海则笑道:小鹰,栗原叫得没错,你现在是泰山别院唯一的正式弟子,所以他们自然要称呼你为『大师兄』嘛!

七位弟子同时躬身为礼,笑道:大师兄,以后就请?#24867;?#21152;照顾了喔!

秦鹰谦让了几次仍然未果,最后也只好放弃。秦鹰从刚得来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锦盒,推给栗原,道:既然你们叫我大师兄,这就算是我的见面礼吧!

?#35009;?#22909;东西?栗原打开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原来里面堆满了数百颗固元丹,一股幽香扑面而来,令人神清气爽。

石沧海?#35009;?#24819;到秦鹰竟如?#19997;?#24936;,诧异的道:小鹰,这五百颗固元丹不必都给他们吧?你自己也要留一些修炼啊!

师父,师弟们比我更需要固元丹,您就别管了。秦鹰微笑着拥住栗原等人,大家一起欢天喜地的走入院内。

石沧海与吴氏相视一笑,都觉得自?#36203;?#20010;唯一的正式弟子真是懂得做人。那五百颗固元丹对开光期的秦鹰而言的确并不如何珍贵,然而栗原他们则不同,泰山别?#22909;?#33853;后,他们?#24049;?#20687;被宗门当作空气,平时想看一眼固元丹都不可能,如今乍然获得五百固元丹,当然更要把秦鹰当作亲?#20540;?#19968;般了。

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顿饭后,石沧海亲自带着秦鹰来到后山。

在山巅之后的一处峭壁外,石沧海屈指在空中一弹,随着一声清越的锣响,峭壁间的巨石潮水般向两旁退去,露出一座洞府。

洞内?#30446;?#27668;略显浑浊,石沧海等山风吹拂了片刻之后,才拉着秦鹰走了进去。

小鹰,这里是我的师父,也就是你师祖当年修行的洞府,七、八十年前荒废至今,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修炼吧!

石沧海的表情似乎有些悲伤,只是秦鹰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这座仙家洞府吸引过去,完全没有注意到。

峭壁后别有洞天,上方有?#30772;?#32557;绕,洞内洒满光明。踏入峭壁之后便是一座月牙形的池塘,池塘内盛开着洁白的莲花,有数百尾红色鲤鱼悠闲的在莲花下成?#33322;?#38431;的游荡,也不知数十年来牠们是如?#20301;?#19979;来的。池塘上则有一座白玉拱桥,造型精致绝?#20303;?/p>

石沧海携着秦鹰的手走过拱桥,面前出现三间茅屋。虽然茅屋与拱桥相比有些简陋,但青草为顶,楠木为梁的三间茅屋却另有出世的雅趣。

石沧海指着三间茅屋,道:左面的是经室,放着你师祖的藏书;右面的本来是放食物用的,?#36824;?#29616;在已经空了;中间的是修炼的地方。

石沧海带着秦鹰径直进入茅屋,秦鹰这才发现,原来这座茅屋也有障眼法,在外面看空间不大,进来后却发现里面赫然有半?#26007;?#22278;,屋内充满纯正的灵气。正中央只有一个蒲团,可以想象在这里修炼的效果绝对是事半功倍。

你刚进入开光期,还须努力巩固,这段时间就在这里修炼吧!有事可以去前山找我。石沧海又叮嘱了几句,将开启洞府的方法教给秦鹰之后,这才离去。

秦鹰坐在蒲团上,就感到今天发生的一切真是峰回路转,想不到自己竟然拥有了一座洞府,又成了宗门正式弟子,总算在修仙大路上迈出坚实的一步。

这座洞府的位置正合秦鹰的心意,非但安静素雅,还方便他偷偷溜去泰山破虚池修炼,简直就像是为他?#21487;?#35746;制的一般。

他开心的在洞府中?#24050;?#20102;一圈,简单清扫了一下之后,又跑去将留在百炼堆的东西拿到了洞府?#23567;?/p>

秦鹰的全部家当并不多,除了被他修复的一些铜符之外,最重要的便是那只青铜莲花。

一年来,秦鹰一有空就尝试修复青铜莲花,到现在除了两盏莲花灯座之外,其余的差不多全部修复了。青铜莲花被他摩挲得锃亮,以破妄之眼观看,就感到光华耀眼,几乎难以逼视。秦鹰知道,自己恐怕得到了一个了不得的?#19968;铩?/p>

从此秦鹰便在洞府中定居下来,十天中倒有九天要跑去泰山破虚池。池中那一?#33618;?#27888;山古修仙者修炼的场面将秦鹰牢牢的吸引进去,冥冥中感觉到自己开启了一座尘封已久的殿堂,发现足以震撼整个修仙界的巨大宝藏。

十九斗中充沛的劫雷让秦鹰不必再像以前那样拮据,他疯了似的汲取劫雷的力量,很快便巩固了开光初期的境界;又用了三个月不到的时间,赫然进入开光中期。

秦鹰还不知道这样的修炼速度是多么的骇人听闻,如果有别的修仙者知道他?#36824;?#20462;行了一年多的时间就进入开光中期,恐怕会吓得当场昏厥过去。

过度修炼也让秦鹰感到有些疲惫,于是他暂停修炼,准备用三两天的时间全力以赴的将青铜莲花修复完成。

秦鹰的修复能力也已炉火纯青,但青铜莲花太过复杂,一直忙碌到第三天?#32929;?#25165;看到了曙光。

装粮食的?#20063;?#33541;屋被秦鹰当作修复室,他仔细端详砧板上的青铜莲花,?#21483;木?#27668;,轻轻的在最后一个灯盏上落下最后一锤。

砰的一声轻响,整个青铜莲花闪过一道耀眼的火光,随即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青铜莲花的五朵花瓣中赫然出现一条条细小的火龙,而在五个灯盏上则窜起了蓝色的火苗。奇怪的是,这五朵火苗竟发出冰冷的气息,没有丝毫灼热的感觉。秦鹰以破妄之眼查看,发现原本赤红的法阵竟全部变成了蓝色,通体散发着阴冷的光芒。

?#21486;?#36825;件法器品相不错嘛!似乎是上古仙器水龙炼魂灯的?#25512;?#21834;!雷尊的声音忽然响起。

水龙炼魂灯?这名字怎么听起来有些凉飕飕的。秦鹰苦笑道。

应该没错,真正的水龙炼魂灯是一品仙器,这件?#25512;?#34429;然普普通通,但也绝对算得上是五品以上的法器了吧!雷尊轻描淡写的道。

秦鹰点点头,他虽然知道修真界有仙器?#22836;?#22120;的分别,却并没有实质的概念。他修复这件?#25512;?#20027;要也是想练练符咒?#22836;?#22120;的修复能力,倒没有特别期待。

秦鹰和雷尊虽然不以为意,然而秦鹰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是何等骇人听闻。类似青铜莲花这样的上品法器,一旦损毁,根本不可能修复,数百道法阵纠缠在一起,怎么可能?#25351;?#22914;初?然而秦鹰凭借破妄之眼却做到了这一点,这甚至要比重新炼制一件青铜莲花难上百倍。

正在秦鹰仔细端详青铜莲花的时候,忽然听到洞府外传来一声清越的锣声。

小鹰,你出来一下。外面传来了石沧海的声音。

秦鹰连忙收起青铜莲花,大步迎了出去。甫一出洞府,便看到两个人,除了石沧海之外,另一个竟是郑铁壁。

秦师弟,好久不见了啊!郑铁壁笑容可掬的拱手问候,那?#24597;?#33080;上早已没了昔日?#30446;癜两?#27178;。

秦鹰暗自狐疑,心想:当日在山门前用雷符轰了一记郑铁壁,怎么如今这厮对我如此亲切?他可不认为郑铁壁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人,这副德行,倒是很有几?#21482;?#40736;狼给鸡拜年的意思。

郑师兄,别来无恙。秦鹰不动声色的回礼,如今大家都是内门弟子,论辈分也是以?#20540;?#30456;称。

师父,您找我有事?秦鹰又问石沧海。

石沧海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番秦鹰,赞赏道:不错,这几个月来,为师虽然没来指点你,?#36824;?#30475;得出来你?#38405;?#22362;持勤学苦练啊!气度比几个月前又有长进。

师?#33145;?#22870;了。秦鹰微笑道。

石沧海微笑道?#33322;?#22825;和郑师侄来?#22839;?#19981;为别的,稍后你随郑师侄走一趟吧!

有?#35009;?#20107;吗?秦鹰问道。

郑铁壁接过话头,微笑道:秦师弟,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啊!

?#21486;恐?#24072;兄,喜从何来啊?不知为何,秦鹰看着郑铁壁的笑容,就?#26377;?#24213;升起一丝不祥的预?#23567;?/p>

郑铁壁微笑道:秦师弟有所不知,前些日子,你和蒙独在宗门测试中独占鳌头,成了内门弟子,按照宗门规矩,每个内门弟子都要拥有入门仙剑。师父锻造剑胚,弟子则要赶往西北万仙山焠炼成仙剑,这是宗门千年的传承啊!

是吗?秦鹰狐疑?#30446;?#20102;眼石沧海,石沧海则微笑着从储物囊中拽出一把银色的剑胚递了过来。

小鹰,这是我三十年前在西海千丈崖下找到的一块海底精铁,多年来一直不知道该用在何处,如今正好给你打造一把长剑。虽然比不上宗主为蒙?#38647;?#22791;的黑?#20173;?#38081;剑胚,但差得也不算悬殊。石沧海微笑着,脸上满是?#35748;?#20043;意。

秦鹰接过剑胚,见剑形已成,长有三尺,却?#32536;?#26497;为沉重。以破妄之眼再看,剑胚内密度极高,又质地均匀,看得出石沧海为了锻造这把长剑,肯定是煞费苦心。

多?#30343;?#29238;。秦鹰心中激动,双手捧着剑胚,恭恭敬敬的向石沧海敬了一礼,然后将剑胚收入储物戒指。

石沧海又道:西北万仙山距离宗门?#36824;?#30334;里之遥,那里有一处九幽地火,最适合焠炼剑胚。想要到九幽地火,要经过万仙洞,也成为内门弟子之后必经之路。那里虽然险象?#39134;还?#37117;是幻象,你只要视若无睹,就不会有?#35009;次?#39064;。

郑铁壁笑道:石师叔,您这可是作弊了啊!虽然穿越万仙洞?#36824;?#26159;走个过场而已,但你事先提醒了秦师弟,到时候我想吓唬吓唬他都不成了啊!

石沧海笑了笑,摆摆手道:小鹰,你随郑师侄去吧!记得早去早回。说着石沧海转身而去。

秦师弟,请随我来吧!郑铁壁还是那样?#25512;?#20146;自引着秦鹰向泰山脚下走去。

一路来到山门前,已经有三个白衣人站在那里。蒙独如同鹤立鸡群般站在其中,正笑呵呵?#30446;?#30528;秦鹰。

这两位是黄山别院和天山别院的师弟,他们两年前成为内门弟子,因为刚找到合适的材料锻造剑胚,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去万仙山。郑铁壁解释了下,随即打开山门,挥手放出一把仙剑。仙剑迎风变长,如同一艘小舟般载着众人径直向西北方向飞去。

百里的距离对仙剑而言?#36824;?#36716;瞬即逝,秦鹰就感到一阵阵罡风袭面,用不了片刻时间,便来到一片群山之间。

秦鹰站在仙剑末端举目四望,不禁皱了皱眉。

这里地势有些古怪,虽然群山耸立,然而在群山之间却有一片大地硬生生的拔起,好似一块巨大无比的青砖砸在群山之?#23567;?#37027;片凸起的大地方圆数百里,顶部平坦,高度要比最高的山峰还高出百丈。

山峰虽然青翠,然而那片大地却呈现出鲜血干涸的红褐色,天地间则充满阴森的气息,就连空中的罡风都变得阴冷?#22374;恰?/p>

这里就是万仙山?看着气势?#22836;?#22260;,无论如何也和仙字拉不上关系吧!

郑铁壁带着大家径直向着凸起的大地飞去,轻车熟路的找到那片大地一侧的半山腰,在一处断崖前停了下来。

大家跳落地面,郑铁壁收了仙剑,微笑道:几?#30343;?#24351;,这里便是万仙洞了。

秦鹰这才看到,在这处百丈断崖的左侧赫然有一条裂缝,裂缝高有五丈,宽度能够三人并肩进入,里面曲曲折折,似乎深邃无比的样子。

按照宗门规矩,穿越万仙?#21254;?#19968;个一个的来。黄山别院的王师弟,你资格最老,就请第一个吧!郑铁壁微笑道。

那位黄山别院的内门弟子脸色煞白,紧张的点点头,抓出一把金黄色的剑胚走向裂缝。

秦鹰和蒙独在后面看着,见他哆哆?#38179;?#30340;走入裂缝之后,没走两步,忽然从裂缝两侧的岩壁中冲出两道黑影,其中一个还是人形,另一个则完全像是野兽,都猛地向那名内门弟子扑去。

那名内门弟子似乎有些见?#21486;?#34429;然吓得浑身颤?#21486;?#20294;仍咬紧牙关,一步步挨了进去。这一下就如同捅了马蜂窝,从裂缝中扑出成百上千条黑影,瞬间将他身?#25226;?#30422;。

这些黑影显然都是有形无质,虽然穷?#20934;?#24694;,却没有伤害到那名内门弟子,转眼间那名内门弟子转了个弯,消失了。

秦鹰和蒙独骇然对视了一眼,郑铁壁见?#27425;?#31505;道:两?#30343;?#24351;不必紧张,那些黑影是万仙洞的一大特色,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留下来的?#35874;?#32610;了。宗门让内门弟子孤身穿越万仙?#21254;?#26159;存着试炼的意图。要知道,修仙之路险阻重重,要连这点勇气和信心都没有,还是不要修仙的好。

秦鹰和蒙独点?#35828;?#22836;,都没说话。

过了半晌,黄山别院的内门弟子去而复返,手中的?#24179;?#21073;胚华光四射,脸上虽然?#39038;?#28052;涔,却喜不自胜。

郑铁壁夸奖了声,又让另一个天山别院的内门弟子走进万仙洞,同样有惊无险的折返而归,这一次该?#20540;?#33945;独了。

论?#19990;?#31206;鹰和蒙?#32769;?#24046;无几,?#36824;?#33945;独是宗主李潇肃的得意门生,身分自然要在秦鹰之上。

秦鹰却一把拉住蒙独的胳膊,微笑道:你的黑?#20173;?#38081;剑还是留到最后吧!让我先来。说着径自向万仙洞走去。

蒙独与秦鹰不?#30452;?#27492;,本来就没打算自?#21512;热ィ?#38395;言便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纹丝?#27426;?#37073;铁壁则看着秦鹰的背影,也是一言不发,只是目光不停的?#20102;福?#38544;约露出一丝阴狠的意味。

秦鹰头也不回的走入万仙洞,对四周扑出的那些黑影视若无睹,看似毫无畏惧的模样。只?#36824;?#24403;他转过?#35828;?#19968;个弯,外面的人无法再看到他的时候,秦鹰忽然停住了脚步。

眼前黑影掠动,无数或人或兽的?#35874;?#31359;过秦鹰的身躯,看似恐怖,却并没危险。然而秦鹰却在此时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闭上眼睛,以破妄之眼凝神向四周观望。

事出反常必有妖,郑铁壁今天对他的态度与往日截然不同,这让秦鹰在一开始就提起了警惕。

万仙洞深邃无比,洞穴时宽时窄,两旁有许多裂缝,好像一张张怪口吐出阵阵阴风。那些裂缝都深不可测,彷佛直通九幽地府,?#36824;?#21482;要不慌不忙,沿着中央的道路行走,应该没有跌入裂缝的危险。

秦鹰以破妄之眼观察半晌,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之处,?#36824;?#36825;?#35009;?#35753;他放松警惕。

秦鹰从储物戒指中将青铜莲花拿了出来,他虽然还不清楚这东西的威力,?#36824;?#26082;然连雷尊都说它起码有五品法器的威力,那么青铜莲花就绝非凡品了。要知道,整个万山宗也找不出一件五品法器,就算将它放到名门大宗,恐怕也是难得的宝物。

又走了近百丈,秦鹰忽然一皱眉,浑身紧绷起来。

这里的山洞变宽,两侧岩壁之间有五丈距离,而在两侧犬牙交错的岩石之后,秦鹰赫然发?#33267;?#20116;个人形。

那些?#35874;?#34429;然为数众多,然而以破妄之眼看时都化为乌有;那五个人形?#32622;?#26159;活人,而且看其姿势,都蓄势以待,手中还持有长剑。

果然有鬼!秦鹰暗自冷笑,心想:难道郑铁壁就为?#35828;?#26085;一雷之仇,就要对我下死手?

想到这儿,秦鹰将青铜莲花轻轻抬起,?#24904;?#26080;事的向?#30333;?#21435;。

没走两步,果然黑暗中忽然窜起一道流星般的赤色光华,闪电般扑向秦鹰的咽喉。那道光华奇怪无比,如同毒蛇扑击,令人难以躲避。

秦鹰的瞳孔猛?#30343;?#32553;,身形如同?#24615;?#27969;水般向一?#26376;?#21435;,躲过那道赤色光华。

刺客本来志在必得,根本没料到秦鹰彷佛未?#24223;?#30693;?#24867;?#20102;开去。正骇?#30343;?#33394;时,忽然感到眼前出?#33267;?#19968;道黑影,正是秦鹰!

秦鹰的双眼在夜空下如同璀璨的星?#21073;?#20986;手如电,径直抓向黑影手中的血剑。

黑影骇?#30343;?#33394;,就感觉秦鹰的手臂好像苍龙出洞,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根本无力抵抗。

秦鹰瞬间便抓住黑影的手腕,猛然用力,黑影顿时发出闷哼,手腕竟被秦鹰抓得骨断筋折,血剑也掉落尘埃。

秦鹰扭转黑影的手臂,与那人同时落于地面,与此同时,?#27493;?#40657;影狠狠砸在地上。

砰的一声闷响,那人不明不白的被砸得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师?#21486;?/p>

黑暗中传来一声低吼,有四条黑影手持利剑,如同闪电般向秦鹰窜了过来,如山般的剑?#20843;?#38388;将秦鹰笼罩。

为首的黑影身?#30446;埃?#38754;罩下露出三缕花白的胡须,闷不作声的将手中血剑抛向秦鹰。同时双手飞速捏动法诀,血剑彷佛被赋予了灵性般,竟然在空中扭曲剑身,疯狂的向秦鹰刺去。

血剑速度极快,几乎令秦鹰目不暇给。?#36824;?#31206;鹰并没惊慌,而是闪电般向另一个黑衣人扑了过去。

这几个月来,秦鹰在泰山破虚池中观摩泰山古法,算是颇有成就,?#36824;?#33510;于没有实战的经验。现在虽然险象绝伦,但对秦鹰而言可是难得的一次机会。于是他也不用雷符,也不想动用手中的青铜莲花,只是以肉身相搏。

秦鹰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缠绕着黑衣人,动如脱兔、静若?#39038;?#20030;手投足虽然看似羚羊挂角,却拥有千钧之力。转眼间黑衣人的身上便中了几拳,顿时感到如同被巨大的铁?#23500;?#20013;,四肢百骸几乎寸寸断裂。

为首的老者虽然强悍,然而秦鹰和黑衣人纠缠在一起,令他投鼠忌器,只能发出一阵怒吼,却无可奈何。

秦鹰越打越觉得心境平和,泰山古法彷佛冥冥中与天?#32769;?#36830;,有说不出的妙用。

与他对战的黑衣人转瞬间便被他三拳两脚打死,秦鹰又认准了另一个黑衣人,疾奔而去。

黑衣人眼看着两个师?#20540;?#37117;死于秦鹰手中,心中正在恐惧,忽然间秦鹰大步冲来,脚步如野象顿地,震得地面瑟瑟发?#21486;?#39039;时吓得魂不附体。

师叔救我!黑衣人已经没了反抗的念头,正想求助,秦鹰已经冲到面前。

秦鹰借着惯性矮身撞去,肩膀好像冲城车的撞刺似的撞在那人的%膛上。那人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膛完全塌陷下去,人也飞出数十丈之?#21486;缘?#22312;地。

另一个黑衣人吓得魂不附体,?#23545;?#30340;躲到远处。为首的黑衣人则双目充血冲了过来,见秦鹰背对着自?#28023;?#20415;张开手狠狠的向秦鹰抓去。

此时黑衣人已经不急着?#36255;?#31206;鹰,准备将秦鹰?#21697;?#20877;好好的折磨一番,才能?#36234;?#24515;头之恨。

秦鹰感受到劲风袭来,背后有针刺般的感觉。他如同猿猴受惊,浑身毛发竖起,整个人鬼魅般闪向一旁,轻而易举的闪开那人的攻?#40140;?/p>

然而黑衣人的?#20174;?#20063;是极快,身形陡然再次出现在秦鹰背后,双手闪电般落下,好似两把铁?#24120;?#25235;在了秦鹰的肩上。

秦鹰就感到肩膀上一阵?#22374;?#30340;剧痛,顿时知道不妙。猛地向后缩去,整条脊梁骨好像灵蛇归洞,随?#20174;?#38378;电般弹射而起。

那人就感觉手中秦鹰肩膀上的肌肉好像水银般一?#21361;?#31455;然有?#21482;?#19981;留手的感觉;再加上秦鹰一退一进非常快速,竟被秦鹰挣脱开去。他感到匪夷所思,顿时怪叫着再次追向秦鹰,从身后又抓向秦鹰的双肩。

秦鹰来不及回头,却能感到对手已经追到身后。他曲起右臂,以手肘猛刺身后,彷佛..弹射,在空中发出嗤的一声锐响。

这一下威猛绝伦,那人根本来不及躲闪,顿时被击中%膛。

砰的一声闷响,那人闷哼了一声退后两步。秦鹰却感觉手腕剧痛,这才知道那人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来不及再多思考,秦鹰瞬间便将青铜莲花抓了出来。他对这件法器已经了如?#21018;疲?#38543;即便将青铜莲花祭到空?#23567;?/p>

青铜莲花诡异的在虚空中悬浮不动,随即五个灯盏中忽然窜起十余丈高的蓝色火焰,一股冰冷的气息顿时笼罩整片天地。从蓝色火焰中又有不?#30772;?#25968;的蓝色小龙潮水般涌了出来,好?#21697;?#32676;落在那两个黑衣人的身上。

夜空下响起几声嘶哑的惨叫,两个黑衣人如同被?#19968;?#28954;身般疯狂的扭动身躯,足足折腾了半炷香的时间才跌倒在地。

其中一个黑衣人很快死去,他惊恐的瞪圆双眼,眼睛空?#27425;?#31070;,?#38647;?#21313;分恐怖。

秦鹰皱着?#31085;?#21040;为首黑衣人的尸体前,挥散缠绕在他头上的蓝色火龙,揭开面?#37073;?#21457;现这人是个脸色青白,长眉如剑的半百老者。在他脖子上还有条铁链,秦鹰拎出来一看,上面挂着一块金?#30130;?#36824;有几个小字──大?#27735;?#24072;府一品特聘仙师。

血剑门彭松?#21361;?/p>

大?#27735;?#24072;府?秦鹰心中一动,顿时在千头万绪中抓住了一道灵光。

看来想要他命的另有其人,郑铁壁也只?#36824;?#26159;帮凶而已。至于背后的黑手是谁,此时?#19997;?#24050;经昭然若揭。

是叶知秋要杀我?秦鹰冷冷的问。

老者彷佛正在遭受史上最?#32431;嗟目?#21009;,脸色铁青,汗流如注。他勉强吸了口气,道?#22909;弧?#27809;错。求……求你杀了我……

想死?没那么容?#20303;?#31206;鹰狞笑一声,道:我和叶知秋无冤无仇,为何要杀我?

老者艰涩的道:因……因为你抢了……他的内门弟子的名额,杀了你,他便是内门弟子……

这下真相大白,秦鹰虽然已经猜到结果,却仍惊讶于叶知秋的?#26286;?#25163;辣。只?#36824;?#26159;一个内门弟子的身分而已,竟然不惜兴师动众,调遣国师府的修仙者来刺杀他,这份用心真是险恶无比。

他冷笑了下,随手抓出?#21069;?#23578;未焠炼的银白剑胚,一剑结果了老者的性命之后,又将周围的尸体统?#21021;?#21040;洞穴两侧的裂缝之?#23567;?/p>

这时雷尊的声音忽然响起,笑道:小子,还不错嘛!你知道这个老?#19968;?#30340;修为是?#35009;?#22659;界吗?

秦鹰苦笑着摇头,道:不知道。

融合中期啊!虽然这种?#19968;?#22312;我看来还不如蝼蚁的一条腿,但你能杀他,也值得骄傲啊!雷尊最后又补充了一句?#36203;?#24212;该得益于你的五府玲珑体,和泰山那群老顽固的功法真是相得益彰啊!

秦鹰笑了笑,他刚刚的确能感到体内真气如同血海沸腾,举手投足都有摧枯拉朽的气势。

?#36824;?#38754;前这一劫虽?#36824;?#20102;,外面还有个不怀好意的郑铁壁,要是被郑铁壁知道他还活着,恐怕非但是他,就连蒙独和那两位无辜的师兄也要被杀人灭口。

秦鹰想了想,忽然心中一动,随手将自己的?#36335;?#25749;碎,将?#36335;?#30862;片挂在一道裂缝旁的碎石上,又从地上的血迹蘸了些鲜血伪装一下。如此一来,即便是再仔细的人也发现不出任何破绽,都会以为他已经摔死在裂缝之?#23567;?/p>

秦鹰在北村时就是出色的猎手,就连狡猾的鹿虎都被他的陷阱迷惑,何况是不谙世事的修仙者?

之后秦鹰找到一处碎石堆,将自己彻底埋在石堆之下静静?#21364;?/p>

果然,片刻之后,郑铁壁等人匆匆?#20384;礎?/p>

秦鹰一去不返,蒙?#38647;?#28982;着急,郑铁壁?#27815;?#20986;紧张的样子,大家一路?#30333;?#31206;鹰的名字走来。到了刺杀现场,发现地上的血迹,随即一阵?#24597;摇?/p>

黄山别院的王姓弟子第一个发现秦鹰的布置,惊声道?#28088;?#20102;!秦师弟摔下去了。

蒙独目眦欲裂,?#36824;?#19968;切就要跳下裂缝。郑铁壁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37145;?#36947;:蒙师弟,不要冲动,这里每道裂缝下面都是九幽毒火,你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啊!

不行,老大生死未卜,?#20197;?#20040;能弃之?#36824;埽?#33945;独声色俱厉的怒吼,却无论如何也挣不脱郑铁壁的掌握。

秦鹰在石堆中以破妄之眼看着,也暗自着急,心想这样纠缠下去,迟早会发现蛛丝马迹,于是他轻轻的发出几声吱吱的叫声,活灵活现的就像只老鼠。

听到老鼠叫,蒙独的目光一动,随即慢慢的停止挣扎。

在北村时,秦鹰带着蒙独等几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外出?#35835;裕?#23601;以老鼠叫作为暗号。这几声听似简单的叫声,却传达出一个讯号──我这里一切正常,你不要轻举妄动。

蒙独的城府也颇深,虽然心中无比?#29282;浚?#20294;脸上仍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他眼眶通红的低下头去,听着郑铁壁的劝解,不住的点头,彷佛接受了秦鹰已死的事实。

郑铁壁一边劝说着蒙独,一边冷冷的四处打量。这里明显经过一番打斗,但怎么连一具尸体都没留下?

虽然一头雾水,然而郑铁壁仍是装作尽职尽责的模样四周查看了下,又**万仙洞另一端的九幽地火那里看了看。那里是个死胡同,再?#35009;?#26377;任何去路,到此郑铁壁才相信秦鹰真的已经死了。至于那几个国师府的刺?#20572;?#25110;许是得逞之后?#37027;?#28316;走了吧!

郑铁壁折返回来,小心翼翼的将秦鹰留下的染血残衣带上,然后拉着蒙独等人离开万仙洞。

秦鹰则没急着出来,又在石堆中忍了两刻钟的时间,之后才爬了出来。

秦鹰看着郑铁壁消失的方向沉默良久,还是担心郑铁壁或者国师府在洞外有?#35009;?#22475;伏,于是索性转身向万仙洞深处走去。

**百余长,万仙洞终于到了尽头。这里是个天然形成的洞穴,空间不算很大,只有六、七丈高,近十丈方圆,洞穴中央则有一团蓝色的?#24050;?#27491;熊熊?#24524;鍘?/p>

这里应该就是九幽地火了吧?秦鹰将师父给的剑胚拿出来,放入蓝色火焰中焠炼,果然用不了一刻钟的时间,剑胚便发出璀璨的光华。

长剑成形!秦鹰喜爱的将长剑收入储物戒指,正想思考接下来该如何是好,一眨眼的工夫便发?#33267;?#19968;丝异常。

以破妄之眼观看,这团九幽地火?#36335;?#20284;乎有浩瀚如海的彩色光华,光华斑驳不?#22467;?#39068;色各异,面积十分广大。秦鹰顿时惊呆了,连忙低着头向四处观望,这才发现,自己就彷佛站在一处水?#21486;?#21069;方满是斑斓的光华。秦鹰的破妄之眼仍不能刺透太深的岩壁,再远的就看不见了。

这下面有东西!这时雷尊忽然有些兴奋的叫了起来,道:用水龙炼魂灯?#25512;罰?#23427;能避开这团阴火。

秦鹰连忙将青铜莲花拿出,果然那一条条蓝色小龙逼开了九幽地火,露出下面一个深邃无比的洞穴……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

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
手机即时指数足球指数 今天3d试机号码查询 上海福彩投注平台 体坛网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网上真钱娱乐城 彩票平台送钱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技巧 头街欢乐斗地主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