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吉林快3开奖结果76期|
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老公求原谅:三岁宝宝强悍妻

老公求原谅:三岁宝宝强悍妻

老公求原谅:三岁宝宝强悍妻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1-05 13:33

评语:老公求原谅:三岁宝宝强悍妻,文笔流畅,故事情节耐人寻味!讲述了男主角和女主角之间的爱情纠葛,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常的复杂揪心,小说剧情虐心狗血

烙?#30007;?#30528;说。

“呀,羞羞,爸爸不知羞,?#23588;?#20146;妈妈!”

池里的宝宝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对望一眼,齐齐笑弯了眼睛。

家的气息,连在这里都感觉到了。

烙夏感觉到非常幸福。

“宝宝,认真点,爸爸亲妈妈又关你?#35009;?#20107;了?#20426;?#30333;安沅朝宝宝挤眼睛。

宝宝得意地挥动着小手,“我就知道,爸爸脸皮厚,就是脸皮厚!”

烙夏哭笑不得。

宝宝调皮,好动症虽然不像两年前那么厉害,可是在语言上还是活泼。

只要宝宝在,都会听到他的声音。

“宝宝,快点游,要不然我们要去用午餐了!”

烙?#30007;?#30528;说,白安沅又趁机吻了吻她的脸颊。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很忙吗?#20426;?/p>

“早上的?#20081;寻?#25490;好了,要处理的文件和见的客户都解决了,所以到学校找你们,哪知道那老师说你们来到这里,所以我就赶来了。”

白安沅艾1魅地眨眼,“你一刻不见,如隔三秋,老公尽职尽责,让你的?#26286;?#29980;蜜一点。”

烙夏娇嗔地瞪他一眼,“哼,是你一刻不见,如隔三秋吧?#20426;?/p>

“哟,小东西,?#23588;?#36234;来越伶牙俐齿了,记得我第一次遇到你,还跟一傻子似子!”

“你才傻子,将一个……将一个无辜女人骗到你别墅里!”

烙夏脸红了红,当时的她,当真轻率无知啊!

如果白安沅是个色狼,或者是个专门拐骗妇女的,那么她可惨了。

白安沅笑得更是邪恶。

“如果不骗,你能成为我老婆吗?#20426;?/p>

“呀,爸爸不害羞,?#32622;?#21040;妈妈身!”宝宝又池里大呼小叫起来。

白安沅脸上微微一红。

宝宝那双眼睛滴溜滴溜地转,朝白安沅扬眉。

“老爸,你给我买台车子,我就不再打扰你们。”

噗,小小年纪,?#23588;?#20250;和别人交易了。

“你再吼,我就将你的嘴巴给缝上!”

宝宝的声音,将所有?#35828;哪?#20809;都引到了白安沅和烙夏身上。

宝宝嚣张地扬扬拳头,“来呀,来呀,?#26087;?#29239;就等着老爸你!”

白安沅的脸色当场黑了下来。

这宝宝,是不是越长大越嚣张了?以后下去,会不会成为混混啊?

宝宝见白安沅的脸色变了,?#34892;?#19981;敢嚣张,收回了手,灰溜溜地钻入了水里去。

白安沅很少给宝宝脸色。

就算是烙夏捡的,他?#27493;?#20182;当作自己亲生的。

不过宝宝?#25381;味?#20037;,又钻出来,朝烙夏大喊,“妈妈,下来呀!”

烙夏摇头,“不了,宝宝你玩吧!”

宝宝?#34892;?#22996;屈地站在池里,这池专门是为孩子而建立的。

所以,五岁左右的孩子站起来,刚刚到他们的锁骨处。

见烙夏和白安沅都不理他,宝宝游到了岸边,抱住了白安沅的**。

“爸爸,刚刚……我开玩笑的嘛,你不要生气,爸爸!”

小?#19968;?#30524;睛水汪汪的,小嘴高高嘟了起来,圆润白玉的小脸滴下了水珠。

白安沅扬扬眉,没理他。

孩子不能太宠他了。

“爸爸……妈妈,你就给我说句好话嘛!”

小?#19968;?#35265;白安沅不理他,又抱到烙夏的浸在水中的小腿上。

烙?#30007;?#20102;笑,轻捅了白安沅一下,“你也是的,孩子和你开玩笑呢!”

白安沅这才回头,伸手捏住宝宝的?#20146;櫻?#23567;?#19968;錚?#20197;后再这样嚣张,我不不理你了!?#20146;?#21734;,对老爸嚣张一点,玩笑一点没事,但对爷爷奶奶不可以这样!”

小?#19968;?#28857;点头,眼中泛着狡猾的光芒。

白安沅下了池,烙夏也一起,和宝宝一起玩水。

一家三口,场面温?#21834;?/p>

只是,不知道从?#35009;?#26102;候起,池边的人越来越多,这还不紧要,最要命的是,那些人?#23588;?#26159;xing1感无比的女人,站在池边风骚地对白安沅笑。

“瞧,你的魅力真大,将所有的美女都引来了!”

烙夏?#34892;?#37240;溜溜地笑了起来。

白安沅看了池边一眼,脸色微微一变。

烙?#26286;?#24819;问他,以前有过多少女人,因为他吸引女?#35828;?#33021;力,真的不比蓝轩寒差。

但是问出口……又不是很好。

“宝宝,烙夏,我们?#20808;?#21543;,离开这里。”

白安沅的脸色?#34892;?#38590;看。

烙夏怔了怔,为?#35009;?#32654;女们来了,他反而要走?

想着这个问题,烙夏跟在白安沅的后面,他一手拉着烙夏,一手拉着宝宝,走?#20808;ァ?/p>

只是烙夏还没走?#20808;ィ?#24050;上了岸的白安沅和宝宝竟然被美女们围了起来。

“哗,帅哥,你是哪里的?#20426;?/p>

“帅哥,可以陪?#39029;?#19968;餐饭吗?#20426;?/p>

美女们妩媚地笑着,纷纷朝白安沅抛出了橄榄枝。

烙夏皱皱?#32426;罰?#30333;安沅以前?#28799;?#38506;她去过其他地方,可是从来没有如?#35828;?#25307;蜂惹蝶。

难道……有?#35009;?#21407;因吗?

“滚开!”

白安沅刚刚开始还是很?#25512;?#22320;拒绝,可是有几个美女竟然动手?#21487;?#20102;他的脖子,他的腰。

所以白安沅愤怒地吼了一句,立刻招来了外面的两个保安。

可是美女的人数大概有数十个,保安们根?#32416;?#19981;开这些美女。

烙夏站在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23567;?/p>

涌来了更多的人,将烙夏挤到了一边去。

烙夏这才?#20174;?#36807;来,这些女人,一定是受人所托而来的。

烙夏正想大喊,不知道哪里伸来的一只手,猛然地将她给捂住了嘴巴!

人太多太乱了,烙夏挣扎着,整个人被人由后门拖了出去。

一阵奇怪的香味袭来,烙夏一惊,神智一下?#29992;?#31946;了下来,不久,她就失去了知觉……

等保安召来了更多的保安,那些xing1感的女人一窝蜂地散了,当然,还有一两个因迷恋白安沅,而稍为逃得缓慢一点,被?#35828;?#22330;抓获。

“说,你们是谁叫来的?#20426;?/p>

白安沅一见烙夏失踪了,马上通知自己的人去寻找,冷冷地看着那两个女人。

女人?#30007;?#19968;下,“哟,帅哥,我陪你玩……”

“滚开!”

白安沅怒气冲冲,一看这些女人,就是干不正经行业——妓。

当然,在某个地方,这种职业是合法的……

“帅哥,你这样何苦呢?#20426;?/p>

“再不说,我立刻让你们享受一下牢狱待遇!”

白安沅双眉一挑,?#36924;?#34022;然从那双温润的瞳中散发出来。

两个女人对望了一眼,“是……一个戴墨镜的男人请我们来这里……说只要勾搭一下你就行了……”

白安沅一听,就明白?#35828;?#24213;是谁。

“蓝轩寒,竟然这样大胆,好!好!”

白安沅平生第一?#25991;?#20040;生气,这让他想起上一次烙夏单独会见蓝轩寒的那个时候。

他亦是如此愤怒。

匆?#39029;?#20986;了游泳池,白安沅发动车子,狂奔向公路之上。

他怎么没想到,蓝轩寒在这种时候,也?#39029;?#25163;。

难道他不怕上次白安沅示出的东西?

白安沅脑子乱成了一团。

公路无边无际,他的心,像被钻了很大的洞。

烙夏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冷冷站在chuang边的蓝轩寒。

她的呼吸,瞬间?#36335;?#34987;人扼住了,心亦坠入了冰窖之?#23567;?/p>

蓝轩寒,竟然又来碰她……

蓝轩寒见她醒来,俯**身,烙夏欲退,被他冷冷地按住肩膀。

“这次,我不会为难你,不过我想给你看一样东西。”

他冷冷一笑,从一边的桌面上抽来了一大叠的相片。

烙夏低头一看,竟然是白安沅和另一个女?#35828;暮?#29031;。

举动亲密,像情侣。

不过这些相片,倒是06年拍下来的。

烙夏脸色微微一沉,怀疑地看了一眼蓝轩寒。

他是?#35009;?#24847;思,想告诉她,白安沅的过去?

不过白安沅就算有过多少个女人,都是过去了。

他不介意她离过婚,流过产,她当然也不会介意他的过去。

再说,谁没有过去?

“你这样将我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他的曾经?#20426;?/p>

烙夏淡淡地说,努力不激怒蓝轩寒。

毕竟?#35828;?#21147;薄,孤男?#38597;?#24825;怒他,她下场可不?#21543;?#24819;。

“这是他大学时的女朋友,恋爱了三年,直到大三,他女朋友遇到了我,就移情别恋。”

蓝轩寒冷笑着,眼?#24515;?#36807;了一缕嗜血的光芒。

“他们大学的时候就同居了,当然,我知道你并不介意。但是烙夏你这白痴女人,你不会想想他为?#35009;?#20250;看?#22799;悖俊?/p>

蓝轩寒在一边坐了下来,冷冷地看着烙夏那张平淡的脸。

烙夏将相片推到一边,“因为他爱我。”

蓝轩寒听了,冷然一笑,“他很爱她,甚至跑到我前面,跪下来求我离开她……当然,那个女人觉得?#35828;?#30333;安沅太深,说要冷静一段时间,就离开了天朝,去了美国……不过在去美国之前,坐游轮出游失踪了。”

“这,也是白安沅要到美国的原因。当他寻不到那个女人,就回国,将你抢过来,狠狠报复我。”

蓝轩寒眼中?#20102;?#20919;光,唇边的笑意,带着那么一缕残忍的味道。

烙夏脸色终于变了。

她想象不出,如此优雅的白安沅,会怎么跪下来,求蓝轩寒……

不过蓝轩寒说得不错,当时的她,身材也不好,还流了产,整个人像个傻子。

?#19981;?#20182;的女人多的是,他为?#35009;?#20559;偏找上她?

可是……爱情本来就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不对!他抢走了自己,又能伤着蓝轩寒?

“你错了,安沅如果为了报复你,抢你爱的女人才对,我只不过是……”

“我现在就爱上了你!”

蓝轩寒突然狂躁吼道,烙夏怔怔地看着那略为愤怒的蓝轩寒。

烙夏脸色更是一变,“可是……当时你并没有爱上我,安沅他没必要……”

他没必要来勾搭她。

真的,当时的蓝轩寒,对她是那么的残忍。

“你这笨**!”

蓝轩寒气得跳起来,实是想?#35828;?#30524;前这个女人。

莹白肌肤,精致?#26216;祝?#20986;现大他梦里,千百回。

怎么着,烙夏也是他曾经的正妻。

白安沅勾搭上她,她就跟白安沅跑了,那么白安沅算定了蓝轩寒是不服气的。

慢慢地在这种折磨挣扎?#26657;?#19968;个男人,对得不到的东西和人,都有一种很强的占有欲和执着。

于是慢慢地,化为了“爱?#34180;?/p>

是不是爱,蓝轩寒不知道,但他知道恨得不将烙夏抢回身边。

“蓝轩寒,所有的都过去了,邵又云如今和你在一起也不错……好好对她吧。”

烙夏淡淡地说,站了起来。

这里很陌生,不知道是哪里的别墅。

反正不会是她以前住这过的那栋楼。

看了看,这里竟然是书房,时间太久了,她忘记了这个书房了。

“你讨厌那房间,我们就换到这里,好不好?#20426;?#34013;轩寒的声音突然?#33151;?#36215;来。

烙夏大惊,“你到底想怎么样?#20426;?/p>

“不想怎么想,离开他,回到我身边。”

“想也别想!”

烙夏抿抿**,看着那双嗜血的眼睛,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我的手?#21619;?#30340;是,今天就是给白安沅一点教训,有时间碰见他,我也得问问他那些美女的味道好不好……”

蓝轩寒邪恶地笑了起来,眼中全是?#35845;?#20877;说了,你回到我身边,你老爸的公?#31455;?#20221;会交还给你……”

“你以为我很想要公司的股份?#20426;?#28889;夏皱着眉,这一次,她很冷静。

或者,蓝轩寒冲动的次数越多,她就习惯,当吃饭一样了。

“你不想要?死女人,我告诉你,你不离开他,我有足够的办法拆散你们……”

“你……”

烙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算了,跟这种人说也说不清。

可是头还?#34892;?#26197;。

刚刚?#35805;?#26469;的时候,一定是被人用了药。

“不对,是我应该说,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白安沅的真面目。他只不过利用你,来打击我而?#36873;!?/p>

蓝轩寒无所谓地笑了起来,看到烙夏的脸浮上红晕,想必是刚刚的药太强悍了。

“阿右,你到底让他们用了?#35009;?#33647;?#20426;?/p>

蓝轩寒?#34892;?#19981;满,对外面冷冷地吼了一句。

“就是迷药……还有点春药……”

阿右低声回应。

烙夏一听,?#36127;?#35201;气晕了过去。

这蓝轩寒的人,手段果然卑鄙。

一只手搭落在她的肩膀上,“小东西要,让我来帮你解渴……”

烙?#32784;?#26197;晕的,全身开始无力,软软地瘫在他的怀?#23567;?/p>

蓝轩寒看着怀?#24515;?#23047;美的人儿,**颤颤,眼中充满了惊恐,睫毛长长,在剧烈地颤抖着。

好美,如同一只挣扎的漂亮的蝴蝶。

**娇艳,**人心动。

蓝轩寒俯身。

他身上的香水味,飘散于房间之?#23567;?/p>

突然,外面响起了警笛声。

蓝轩寒怔了一下,冷冷一笑,将烙夏放开,整理了一?#20081;路?#36208;出房间。

有警察来敲门,说怀疑蓝轩寒绑架一名二十三岁的天朝籍女子乔烙夏。

“你们搞错了,乔烙夏是我的朋友,她在路边晕倒,我将她带回这里而?#36873;!?/p>

蓝轩寒淡漠地说。

那警长也认识蓝轩寒,微笑着点头,“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啊!”

有人在上面找到了烙夏。

烙夏脸上浮红,喘着气,强忍着那种奇怪的冲动冲出了房间。

“小姐……小姐,别怕,我们是警察。”

她冲下了楼,迎面走来了白安沅,他?#22868;?#22320;迎上前,一把搂住了她。

见她衣?#25296;?#40784;,这才松了一口气。

“白先生,我想是一场误会……”

“你滚开!”

白安沅第一次用那么不?#25512;?#20919;冷地回敬了那个?#35780;?#30340;警长。

警长脸色一阵难看。

“蓝轩寒,你走着瞧。”

白安沅按着*@的烙夏,冷冷地笑着。

抱着她,大步地走出了?#37117;摇?/p>

蓝轩寒却没有生气,冷冷地看?#34384;?#23433;沅离开,他没想到这一次,他?#23588;?#25253;警了。

那么,白安沅也不会再?#25512;?#20102;。

他就是要这样,对白安沅展起了剧烈的宣战。

你?#29282;一睿?#22909;过在这里无聊地度过日子。

车子狂飙向白家。

遇上红灯的地方,车子停了,怀中的烙夏的脸已红得像熟透?#35828;?#22823;龙虾。

她死死地咬着牙,抵抗着那种奇怪的感觉。

在白安沅的怀?#26657;?#28889;夏喘着气,想到蓝轩寒对自己无休无止的纠缠,不由得?#34892;?#23475;怕。

以后……他还有?#35009;?#25163;段?

如果今天他强硬的话,早就……

车子回到了白家,烙夏?#35328;?#20102;过去了。

白安沅又?#32784;从?#27668;愤。

将她抱上了楼,放在chuang上,看着那张红得滴血的脸,那**艳红,也不?#35828;?#37027;么多,俯身,温柔地吸取她的香甜。

?#20658;?#25289;了下来,掩住一室**。

烙?#32784;?#28982;醒来,见是白安沅,这才放心。

白安沅越发凶猛,她身上,有着蓝轩寒的香水味。

反正,要有多凶猛就多凶猛,等第二天烙夏,根?#25578;?#22238;不了公司,只能请假。

这一天,白安沅在家陪她。

“对不起,烙夏,是我没看好……?#35009;?#24819;到他那么变态。”

白安沅?#32784;?#22320;吻了吻烙夏的黑眼圈,温柔得滴出水来。

“不关你的事……”烙夏抿抿唇,想起了蓝轩寒的话,心里咯了?#35009;?#20284;的,很不舒服。

如此高贵的优雅的白安沅,跪过来求蓝轩寒?

是蓝轩寒骗他的吧?

“在想?#35009;矗?#26159;不是蓝轩寒说了一些令你不开心的话?#20426;?#30475;到烙夏的脸色不太好,白安沅温柔地问。

他抚弄着她洁白如玉的脸,将她捏成各?#20013;?#29366;。

“你呀,别老这样捏人……”烙夏脸被捏红了,避开。

白安沅微微一笑,搂住她的腰,手慢慢地滑了下来。

“他……真?#27426;阅?#35828;过?#35009;矗俊?/p>

白安沅眼?#24515;?#36807;了一?#27900;?#24785;的神色。

蓝轩寒的背景大,警长不敢扣其回警局。

但是蓝轩寒这样做,又为了做?#35009;矗?/p>

烙夏注意到他眼中的迷惑,白安沅很少去追问她事情。

“没……没说?#35009;礎!?/p>

烙夏摇头,可是越这样,就越让白安沅不停追问。

“烙夏,你老实告诉我,他?#38405;?#35828;了?#35009;矗俊?/p>

烙夏抬起眸,看?#34384;?#23433;沅那双幽幽深瞳。

他的眼神,幽幽深深,带着那么一缕渴求,然后又避开了烙夏的目光。

带着一缕不安。

他……当初是怀着?#35009;?#26679;的目光靠近她?

“没说?#35009;礎!?/p>

烙夏想了想,还是不说了。

毕竟当初的蓝轩寒根本不爱她,他来接近她,自然也不可能为了打击蓝轩寒。

“不说吗?不说的?#21834;?#21035;怪我?#38405;?#19981;?#25512;?#21756;哼……”

白安沅笑了起来,那璀璨的笑容闪光闪光似得,让烙夏低下眸子,?#20303;?/p>

他的笑容和语气怎?#20174;?#28857;艾1魅和邪恶……

还没?#20174;?#36807;来,整个人就被白安沅?#35828;?#22312;chuang上。

呼……这男人,越来越像狼了!

烙夏以前没和他有这方面的关系的时候,根本想象不出他在chuang上会像狼……

他狠狠地堵上了她的唇。

烙夏瞪大眼睛,感觉这白安沅,越来越邪恶了,那双闪亮的大眼睛?#26657;?#27969;露出盅惑的光芒。

火热朝天的吻,让烙夏额头都渗出汗来。

“说不说?#20426;?/p>

白安沅离开她的唇,扑在她的身上,邪魅地笑着。

两个?#35828;?#36317;离好近,呼吸都?#35828;?#24444;?#35828;?#33080;上。

好热。

“好好……我说我说……”烙夏昨晚累得着不着,才有那么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他说……你以前曾有个女朋?#36873;?#20320;很爱她……但她失踪了……”

烙?#32784;?#21534;吐吐,?#37027;?#22320;打?#23380;虐?#23433;沅的神色。

白安沅怔在那里,眼睛定定地看着chuang单上,飘渺,看不清他在想?#35009;礎?/p>

或者他在想起,那个他曾深爱的人……

看他这种神色……难道他还爱着她?毕竟前任女友失踪了,哪个男人,会不想?

烙夏这样想,心里酸酸的。

“我就知道他会这样说……不过,烙夏,现在我爱的是你。”

白安沅回过神来,柔柔地抚着烙夏的脸。

烙夏怔了怔,看着他那双迷离的眼睛,信心还是不足。

能让他下跪的女人……

刚?#30504;?#22905;没敢将他下跪的事说出来。

毕竟,一个男人,自尊很重要。

看到烙夏眼?#24515;?#25273;怀疑的神色,白安沅艾1魅一笑,狡猾邪恶地说,“你不相信?那我用行动来证明……”

“唔唔……别……别……”

然而,老公来势凶猛,让烙夏根?#25578;?#27809;有拒绝的力气。

这个男人,越来越狼。

烙夏低喘着,一?#24184;?#24046;不多平息了。

他,真的爱她吗?

烙夏还是?#34892;?#36855;惑,可是……他平时如此紧张她,难道也是装出来的?

不可能吧?一个人,怎么可?#38405;?#20040;完美,对着不爱的人,展现出迷人深情的表情?

看着身边闭着眼的女人,白安沅紧紧地抱住她。

眼中万缕柔情,心跳还没有平息下来,脑?#23588;?#34022;然浮起另一张女?#35828;?#33080;来。

白安沅深深地凝视烙夏,目光复杂。

最后,眼光越来越柔和了,凑?#20808;?#36731;轻?#20146;?#36825;烙夏的唇,移到了她的耳边,“笨女人……?#19968;?#22909;好爱你的,我找了一个医生……”

烙夏猛然地睁开眼睛,他……他说?#35009;矗?/p>

找找……找医生?

白安沅温柔地笑了起来,?#21543;?#22899;人,那个是在美国过来的医生,医术很好,如果他能帮到我们,我们就生,帮不了……我们再收养一个女儿,好吗?#20426;?/p>

他的手?#31119;?#25242;在她略湿的额头上。

烙夏怔了怔,白安沅眼中全是希望和柔情,不由得点头。

“?#28909;?#26377;希望,那我们就试试吧。”

烙夏浅浅一笑,红唇**人,脸?#25103;?#32418;粉白,惹人堪怜。

白安沅只觉得一股血气直冲上来,又扑?#20808;ィ?#29408;狠地索取起来……

烙夏苦笑着……这男人,怎么越发的凶猛了?

几?#20154;魅。?#32456;于将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在她身上。

白安沅闭着眼睛,紧紧地搂着怀中的女人。

只有这样,才真实。

而绑架事件,?#37117;?#34429;然有背影,但白安沅一样有背景,搞得警长?#34892;?#25552;心吊胆,迟迟不敢下拘?#35835;睢?/p>

但又不得不下,不知道如何是好。

烙夏还在睡午觉,而白安沅到下面做午饭了。

手机响了起来,却是一个陌生?#24597;搿?/p>

烙夏没有接。

一?#31181;?#21518;,有一条短信来了,打开一看,“烙夏小姐,我是邵又云,可以和你聊聊吗?#20426;?/p>

邵又云?当年那个小三……不,是蓝轩寒的*#?

烙夏怔了一下,事隔两年多,她发现自己?#23588;?#19968;点也不恨邵又云了。

或者她得?#34892;?#22905;,让烙夏看清了蓝轩寒的本性。

否则,如果再爱下去……真正地爱上他,以后会更痛苦,他的女人太多了。

爱是唯一的,和别人一起分享,这种爱情,谁,承受得住?

电话又响了。

是刚刚发短信的那个?#24597;耄?#28889;夏犹豫了一下,想想邵又云其实也不坏。

毕竟她回国了一个多月,蓝轩寒对她死缠不休,邵又云却没有向?#25945;宓只?#33258;己。

如果邵又云是坏心眼的女人,早就公布了她曾离婚,流过产吧?

想到这里,烙夏接了起来。

“乔小姐吗?我是邵又云,你好,好久不见了。”

邵又云的声音略为沙哑,但却显得很?#25512;?/p>

“你好,邵又云小姐。”烙夏淡淡地回答,心里其实很不悦的,她累死了,还在睡觉呢。

“是这样的……我听说了轩寒的事……不如这样吧,我们来个交易,好不好?#20426;?/p>

交易?这年头,真流行交易啊。

“你说说看。”

“是这样的……不如你让白先生不要追究这一件事,毕竟公布出去……你也算是个红起来的?#26234;?#23478;了,对大家影响都不好。并且,?#19968;?#24110;你盯着轩寒……他有?#35009;?#34892;动,我以我能力通知你,好吗?#20426;?/p>

邵又云在那边低低地说,估计是怕蓝轩寒听到了。

烙夏怔了怔,邵又云很少在他身边吧?

“乔小姐,你不要担心……虽然当年……我算是害你没有老公没有孩子的人,所以我也很内疚,我现在也很爱轩寒……所以我想他离你远点。”

邵又云的声音带着哭腔。

烙?#30007;?#20013;大震,邵又云是个当红明星,按理说,不会爱那么风流的男人……

“所以,我昨天?#20302;?#25214;到了你的?#24597;耄?#20063;在他身边买了眼线……乔小姐,可以吧?让白先生不要追究,而我,尽量会帮你通风报信,毕竟我不希望我的男人去纠缠另一个女人……”

邵又云低声下气地恳求,烙夏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邵又云的心的容量不是一般的大,如果烙夏的男人一直在外面风流快活,她才不要忍受……

?#21543;?#23567;姐,你说的,可是真的?#20426;?/p>

“当然是真的,乔小姐,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你……就当我为你做些补偿吧?#20426;?/p>

邵又云在那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烙夏怔了怔,其实如果这件事闹大,肯定?#28799;?#19981;好的影响。

并且,昨天的?#20081;?#34987;记者拍到了,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

耿?#33080;?#20026;烙夏推辞说她生病了,不作任?#20301;?#24212;。

“这样吧,我试试,毕竟我先生……有时很执着。”

烙夏淡淡地应了。

邵又云在那边声音略喜,“那……先谢谢你了,他……?#38405;?#22909;吗?#20426;?/p>

“很好,他很爱我。”烙夏甜甜一笑,她不想再去怀疑?#35009;礎?/p>

如果白安沅敢骗她,哼哼……

“真羡慕你,我也想抽身离开,可惜在感情里的人,不是那?#20174;?#29702;智的,乔小姐,谢谢你,?#19968;?#30475;着他的……”

邵又云说了一大堆?#25512;?#30340;话,当烙夏挂?#35828;?#35805;,白安沅便走了进来,微笑着?#20204;?#38376;。

门开着,看到烙夏坐在chuang边,脸上薄红,粉如云?#32908;?/p>

“怎么,还累吗?要不要*抱你下楼?#20426;?#30333;安沅走过来,就弯下腰去抱她。

“不……不用了。”

烙夏脸红,白安沅已双手抱起了她,烙夏惊呼一声,看着那张俊逸的洋溢温柔笑意的脸,心里甜蜜层层涌来。

嗯,这才是好老公,好爱人嘛。

“我看你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不好意思哦,老婆,以后努力不让你那么累……”

白安沅艾1魅一笑,烙夏的耳红到根了。

他将她抱?#35762;?#26700;边,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然后坐在她的身边。

张妈不在,餐厅里还流?#39318;?#28201;馨的音乐,烙夏在想着邵又云的?#21834;?/p>

“安沅……”烙夏轻轻开口。

白安沅淡淡地笑着,优雅地切了一块牛肉,送到她的前面。

烙夏一阵感动,白安沅不仅仅优雅温柔,也很体贴她。

“有?#35009;?#35805;就说吧,别和我?#25512;?#20102;。”

白安沅看着那张?#34892;?#29369;豫的脸,温柔一笑,心中涌出来的,是不可?#25346;?#30340;柔情。

这个小女人,越来越让人爱得发疯。

“其实我想说……追究蓝轩寒,好象也不太好……”

一听这话,白安沅的脸色微微一沉,他?#34892;?#24778;讶地看着烙夏。

“你怕他影响你?还是怕……”

“我不想……等宝宝长大了,我有这些故事。”

烙夏想了想,其实这也是一个重点。

孩子一般会以父母为榜样,如果从小就知道父母的不光彩之事,?#36867;?#19981;好,可能会心理扭曲。

白安沅目光流转,?#36335;?#35201;从烙夏脸上找到破绽。

“就……只有那么一个原因?#20426;?/p>

“嗯。”她不敢说出邵又云来电话恳求她。

邵又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还不太清楚,虽然在男女关系上乱了一些,但其他还很好,对新人也很温和。

白安沅眼神复杂,不过片刻,他就点头。

“你说得也对,并且将这一件事闹大,?#38405;?#20063;不好……但我有其他办法……”白安沅冷冷一笑,再将一条鱼的刺迅速地剥掉。

烙夏暗中松了一口气。

不过让烙夏想不到的是,?#37117;?#22312;第二天一下子陷入了逃税风波。

毫无疑问,应该是白安沅捅出来的。

一时间,蓝天集团的股票?#27605;?#19979;跌。

蓝天集团的信誉度一度被降到最低点。

蓝天集团的总公司内,总裁办公室,蓝轩寒冷冷地看着对面的蓝老头子。

“告诉我,到底是谁捅出这件事出去的?#20426;?/p>

蓝老头子虽然退休了,但这集团?#28799;?#20182;的一份功?#20572;?#21344;的股份也是他们家最大。

如今出了这档事,他哪能不乱。

蓝轩寒冷笑一声,“不就是白锦集团的太子爷吗,白安沅,你认识他吧?#20426;?/p>

白安沅?

蓝老头子一下子怔住这,然后剧烈*@。

“是他……是他……”

蓝老头子眼睛?#34892;?#31354;洞,?#28799;行?#28608;动,一边的女秘书连忙扶住他。

蓝轩寒?#34892;?#22855;怪,他们?#37117;?#21644;白安沅有仇?看蓝老头那张?#34892;?#28608;动的脸,蓝轩寒觉得?#34892;?#22855;怪。

“爸,你见过他?还和白安沅……”

“不不……我不认识,这件事……逃税的事?#19968;?#35753;人处理的,你做好你的份内事吧……还有,不要再去搞别?#35828;?#22899;人,否则……”

蓝老头子脸色难看极了,蓝轩寒紧紧地盯着那双眼睛,?#36335;?#35201;从中间?#39029;鍪裁?#30772;绽。

蓝轩寒突然笑了起来。

“你可知道,那个女人,正是你当逼我娶的那个女人?#20426;?/p>

蓝老头子神色微微一变。

他很少关注这些绯?#29275;?#20799;子和哪个女人混在一起,他都懒得管。

“乔烙夏?#20426;?/p>

“正是,人家现在是白安沅的老婆呢?你说我应该怎么办?但我就是对她?#34892;?#36259;,我对其他女人?#25381;行?#36259;了!”

蓝轩寒冰冷地笑了起来,冷冷地站到了蓝老头子的前面。

“老爸,钱和权,?#26434;?#20320;这个快死的人,真的很重要,你可以牺牲你儿子的幸福,权利,?#26434;傘?#19981;管是?#35009;矗?#20320;都愿意牺牲,如今,我想做?#35009;矗?#20320;都不能管了!”

蓝轩寒第一次如此无礼地对蓝老头说?#21834;?/p>

蓝老头气得全身发抖。

“你……你这个逆子!我所做的一切不都为了你吗?女人如?#36335;?#27809;有这个,可以找那个……”

蓝轩寒脸色古怪,眼神也充满了鄙夷。

“正因为你这个思想,?#25214;?#20102;我,也害了我……”蓝轩寒冷冷一笑。

“不管怎么样,?#19968;?#23558;那个女人弄到手的,你的事我不管,但我的事你也不要管!”

蓝轩寒甩下这句话,就大步地走出去了。

蓝老头当场气得晕过去,幸好他的秘书也是医生,适时进行救治。

心脏病人,受不起刺激,蓝老头子看重的,也只有那么一个儿子。

逃税之事,自然有一个无辜的替罪羔羊,而绑架一事,自然是不了了之。

这一次,倒是邵又云邀功了,说是她让人做通了烙夏和白安沅的工作。

到了中午饭时间,邵又云意外地出现在蓝天集团总公?#32416;錚?#33258;然是来寻蓝轩寒的。

总裁休息室内,蓝轩寒懒懒地倚在那里,看着桌上的午饭。

总裁用午饭都一律于休息室内,这进而宽阔干净,?#35748;?#38754;的食堂舒服幽雅得多。

“怎么样,这些都不是你爱吃的吗?#20426;?/p>

邵又云亲自点的菜,却见蓝轩寒不太给面子。

“你怎么来了?今天不?#38376;?#29255;子了?#20426;?/p>

蓝轩寒?#34892;?#22855;怪地看着她,午餐他提前吃了,而邵又云?#35009;?#36890;知他。

“不用,其实……我推掉了很多通告和片子,专门来公?#32416;?#38506;你的。”邵又云微微一笑。

“难道你吃过了?#20426;?/p>

“是的。”

“呀,你真是的,怎么也不等等我?不过我忘记通知你了。”邵又云坐到了蓝轩寒的身边,勾上了他的脖子,妩媚一笑。

如此笑容,风情万种,不过看得多了,就免疫了。

蓝轩寒紧紧地闭着嘴巴,没有说?#21834;?/p>

邵又云眼睛闪亮闪亮的,她突然笑着凑?#20808;ィ?#23558;娇润的唇贴上他的,缠绵开来。

她的手,很有?#35760;?#22320;伸入了他的?#36335;?#37324;。

蓝轩寒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虽然他爱着的是烙夏,可是身体生理上的?#20174;Γ?#22240;为这个成熟的女人,轻易地被激发了。

蓝轩寒被成功地挑起了火。

大?#32622;?#28982;一按,擒住了邵又云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了下去!

邵又云心?#37034;?#21916;,顺从地?#23380;?#20182;的脖子。

整个人被压在他的身上。

偌大的休息室只剩下他们的凌乱的*@,呼吸。

激**过后,邵又云一边穿?#36335;?#19968;边狡猾地笑了起来。

“你呀,将我弄得好饿。”

蓝轩寒冷冷地撇了她一眼,没有说?#21834;?/p>

在他的心里,邵又云的确只能算是一个chuang伴。

“对了,我入?#20667;?#29579;的事,办得如何了?#20426;?/p>

蓝轩寒突然想起这件事来。

邵又云怔了怔,连忙挤出了温柔的笑容,“这个……殿王那边的熟人说要入股,会比较严格,所以还要等等。”

邵又云其实并不想让蓝轩寒进入殿王,更不想他靠近烙夏。

蓝轩寒脸色猛然一沉,“这一点小?#20081;?#35201;那么久,那算了,我让人去办吧!”

邵又云嘟嘟红唇,“你呀,一个总裁就够你忙了,还要做其他的?#20426;?/p>

蓝轩寒板着脸,没有和邵又云说?#21834;?/p>

“我想,我不再接片子,好好做你老婆……”

“谁说你是我老婆?#21487;?#21448;云,你别乱作主张!我蓝轩寒从来没?#20449;?#36807;要娶你!”

蓝轩寒一下子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邵又云,“我不会和你结婚的,你死了这一条心吧!”

说完,便朝外面走去了。

邵又云坐在那里,看着冷?#35828;?#39277;菜,心中不知道是?#35009;?#21619;道。

烙夏一连几天都没有新曲子的头绪。

正好是星期天,白安沅没有上班,宝宝也到了白爸爸妈妈那边玩了。

烙夏倚在?#29238;?#22788;,看着后花园里,盛开着荷花。

这里有荷池,烙夏最?#19981;?#37027;荷池,不过白安沅果然将那海边的别墅买了下来,这一座大?#23380;櫻?#23601;要卖了吧?

一双手柔柔地在后面抱住烙夏。

烙夏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了。

“怎么样?没头绪的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开开眼界,好开拓一下思绪?#20426;?/p>

白安沅温柔的声音在耳畔边响起。

他轻轻地抱住她,小心翼翼的。

烙夏想了想,呆在这里实是不是办法。

“是?#35009;?#22320;方?#20426;?/p>

?#20658;?#22825;不夜城。”

“那个……是很出名的夜总会吧?那里不是很乱吗?安沅,你?#19981;?#37027;种地方?#20426;?/p>

烙夏?#34892;?#22855;怪地抬头,白安沅看起来是那种处处立于优雅的地方,将他和那种地方联系起来,的确不太……

“要看哪个区域了,我和朋友去的,都是很幽雅的地方……一般寻找刺激的,就会去第二个地方。”

烙夏从小到大都没有步入那种地方。

但在电视上看起来,还是不太?#19981;丁?/p>

不过如今无聊,又灵感枯竭,毕竟她的见识少?#35828;恪?/p>

“好吧,那我们去吧!”

烙?#32784;?#24847;了,白安沅在后面吻了吻她的脖子,于是换上?#36335;?#19968;起朝龙天不夜城出发。

现在是白天,但不夜城24小时都开业。

烙夏一脚踏入不夜城东门的时候,以为自?#33322;?#20837;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这里,果然是如白安沅所说的,很幽雅高档。

不是一些下流混乱之地。

里面以闪光树为主,没有明亮的大灯,四处有着流转的迷离的五?#20351;?#32447;。

但音乐却是?#26234;?#26354;,轻妙动人。

名媛穿着高贵的礼服,优雅步子因白安沅到来而略为停滞。

先生们亦是穿得极简洁而隆重,当然,?#28799;?#31359;休闲服的,?#28909;?#30333;安沅。

白安沅牵着烙夏,优雅而入,处处是微微闪光的树,走?#35282;?#38754;的大厅处,却是一餐厅。

餐厅里,亦是有着很温柔的气息。

怪不得白安沅会?#19981;?#26469;这里,这里很合适他优雅的格调。

餐厅是以星?#20081;?#31354;为主题,浪漫迷人。

不过,穿过了大餐厅,一下子到了六个双人门前。

双人门,也就是说可以容得下两个?#35828;?#38376;。

每个门上,都有着奇特的符号。

白安沅牵着烙夏朝中间的那个门而去,服侍生?#25512;?#22320;躬身为他们打开门。

一眼望入,却见里面是一条走道。

走道光芒朦?#21097;?#22855;怪的是,连地板,都在发光。

“这里的地板,可是不夜城请人专门设计的发光?#21242;?#20182;们着重的,就是一种神秘优雅的气息。”

白安沅笑着,烙夏睁大眼睛,显得亦很兴奋。

“这个地方,不错……”

烙夏一时间不知?#28889;檬裁从?#35328;来表达好。

突然,身边的走道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一张狰狞的血骷髅脸露出来,吓得烙夏尖叫一声!

白安沅哈哈大笑,搂住了她的腰。

?#21543;?#22899;人,那是戴着面具的服务生!”

那服务生朝烙夏咧嘴一笑,如同一僵尸一样,咧开血淋淋的嘴。

烙夏吓得连忙闭上眼睛上,不敢细看。

白安沅在笑,第一次听他笑得那么?#28010;?/p>

?#21543;倒希?#25105;们走。”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烙夏跟着他的步伐,终于慢慢地睁开眼睛。

心跳得好快。

刚刚的血骷髅面具,真的太吓人了。

白安沅牵着她走到了09号房间,敲了敲,便打开门,只见里面赫然坐着两个男人,同时有两个戴着面具的女人陪同于一边。

“安沅,你这小?#21448;?#20110;来了?哟,你老婆也一起……”

那两个男人看到烙夏,都显得很惊?#21462;?/p>

烙夏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是云墨风,因为在她嫁给白安沅的期间见过他。

自然,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见过他了。

有一个,却是一个?#26216;?#32039;绷的男人。

那是一个很俊逸的男人,然而身上的冷森之气,却不容忽视。

令得烙夏?#34892;?#20919;意,幸好白安沅在身边。

三个男人打了一声招呼,烙夏就坐了下来了。

包间里,比外面走道要更有着飘飘忽忽的光芒,两个美女戴着假面面具,沉默地给他们喝酒。

云墨风一脸嬉笑地看着烙夏,“乔小姐,?#28982;?#20799;请安沅带你去里面的柔情世界,会更让你开眼界。”

柔情世界?

这龙天不夜城,还有这种地方?

烙?#30007;?#31505;,好奇地问,“那是?#35009;?#22320;方?#20426;?/p>

白安沅在她的腿上轻轻地拧了一把,皮笑肉不笑地说,“那是自然的。”

见白安沅神色神秘艾1魅,烙夏更是迷惑,但也不好意思再问了。

那边的面瘫男,一直沉默地喝酒,没有说?#21834;?/p>

“烬,难得见你一面,最近都干?#35009;?#21435;了?#20426;?#30333;安沅带着戏谑的口吻,笑了起来。

那个叫烬的人,淡淡地扫了一眼白安沅。

烙?#30007;?#19968;惊,和白安沅在一起,听说的?#35828;?#22810;着,这个叫烬的人,莫非就是那个十大少爷之首的大少东朝烬?

不过看这气势,真的有可能是他。

“我不就老样子吗?哪像你,被一个女人绑得死死的。”

烬大少?#35845;?#22320;看了烙夏一眼,唇边带着讽刺的笑意。

只是那面瘫男,一笑起来,竟然有几分阴森。

烙夏不由得僵了僵,挤出一缕微笑。

白安沅轻然笑了起来,优雅地为那烬大少倒了一杯酒。

再慢吞吞地给烙夏倒了一杯,不过烙夏一向不喝酒。

“乔小姐,以后好好看?#34384;?#27781;,他这个人啊,最不会照?#35828;?#23601;是自己。”

云墨风艾1魅地眨眼,“他?#36824;?#21035;?#35828;?#24863;受,不顾自己的……”

烙夏抿抿唇,朝云墨风尴尬一笑,“我……会的。”

“你的女人,果然乖,哈哈!”云墨风哈哈大笑起来。

而烬拍了拍手,他身边的那个女郎站了起来,往墙上的按钮按了一下。

不用五?#31181;櫻?#20415;有五个年轻女子,衣着暴露,火爆的身材,裹着薄薄的衣纱……

咦,这里不是说很幽雅的吗?难道?#28799;?#33073;衣舞?

“烬,你?#35009;?#26102;候?#19981;?#36825;种东西了?#20426;?/p>

白安沅?#34892;?#24778;讶地问,烬扬眉傲然一笑,“我一向都?#19981;丁!?/p>

云墨风也相当惊讶,看着那五个女?#20248;?#33136;起舞,包间里的灯光也一下子换上了凌乱的舞台灯。

烙夏扬扬眉,看?#34384;?#23433;沅,白安沅无奈地耸?#22987;紜?/p>

“你们玩吧,我和烙夏出去走走。”

白安沅拉着烙夏起身,云墨风哈哈大笑,“看来白少按捺不住了,那玩意,很刺激的哦。”

烙夏更是纳闷。

如果这里是很高级的地方,自然也不会有?#35009;礎?#20294;是她也知道,一般的夜总会,或者大的娱乐场所,肯定会有一些混乱的地方……

白安沅拉着她,朝深处走去。

光芒飘渺,不时有吓?#35828;?#38754;具服务生走出来。

烙夏被吓得满头大汗,白安沅笑眯眯的,不时拍?#32784;?#20182;怀里钻的烙夏。

烙夏脸上一时红一时白。

红的时候,是白安沅搂着她的腰,凑到她耳边轻轻吻!着。

艾1魅的光芒,让她的心跳更是加速。

白的时候,自然是突然冒出来的“鬼怪?#34180;?/p>

“那个更刺激的地方……是?#35009;矗俊?/p>

烙夏大眼睛闪亮闪亮的,低声地问。

这走廊好长,一直是差不多的布局,两边相同的门,迷离的闪光地板。

“不告诉你,?#28982;?#20320;就知道了!”

白安沅笑,温柔地抚抚她的头发。

到了尽头的?#25925;?#31532;五间包间,这里明?#26434;?#19978;面的不同。

门是粉色的,这种俗气的粉色在迷离的灯光下却显得很耐看,假?#20498;?#33457;束边还点缀着闪闪小灯,白安沅招来了一位戴着恶魔面具的服务生。

他出示了自己的会?#31528;ǎ?#37027;服务生立刻为白安沅打开了那扇门。

里面光线昏暗。

门关上,烙夏瞪大眼睛,看着里面的一?#23567;?/p>

是一个包间,有chuang。

她立刻明白,这是高级人士用的……

在这里干?#35009;矗?#33258;然不言而喻。

只是这里的布局,自然华美不已,小?#23454;?#22320;板光芒不?#20185;了福?#28129;淡的,不刺眼,倒给这大房间增加了一种唯美的气氛。

而墙上,挂着巨大的男女**艺术画。

而大chuang更是奇物,chuang面是有着无数褶皱,并且chuang头还有一个开头……

这是啥来着……

白安沅艾1魅地看着烙夏,淡淡一笑,凑到她耳边温柔地道。

“一些所谓的上?#28909;耍?#20250;带女人来这里开房……开房费是五星酒店的数十倍,还按时……这些叫情调水chuang,一插上插头……他们就可以享受那种难得形容的感觉……”

烙夏差点吐血……

白安沅带她来,就是找这个给她看……

不……是为了和她在这里享受?

烙夏的脸更爆红,刚刚看到那艺术画的时候,都差点流鼻血了。

?#21543;倒希?#25105;是让你自己体会,因为我知道你接受不了……那种感觉很舒服,或者说你躺一小会,就会有灵?#23567;!?/p>

白安沅松开她,走到一边开了音响,便?#26143;?#36731;的鸟啾声流淌出来。

烙夏看?#34384;?#23433;沅那双艾1魅的眼睛,一下子惊慌地避开。

白安沅说得对,她是接受不了……

毕竟白安沅的身份和她的身份都特别……就不怕被人录下来吗?

然而,这里光线那么昏?#25285;?#24405;下来,?#37096;?#19981;到吧?

烙夏差点想一拳打晕自己,?#23588;?#24819;得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人敲门,白安沅微微惊讶,不由得前去开门。

只见刚刚那个服务生,递给白安沅一张?#25945;酢?/p>

白安沅低头一看,脸色微微一变。

他走回到发呆的烙夏的身边。

“你先在这里等等我,我五?#31181;?#23601;回来,等?#19968;?#26469;教你。”

白安沅艾1魅邪恶一笑,便走了出去关上门。

烙夏怔了怔,大概是刚刚那两个男人叫白安沅离开的吧?

烙夏伸?#32622;?#20102;摸那张chuang,天,柔软得像婴儿的皮肤一样!

真不知道是用?#35009;?#20570;的chuang……

啧啧,上?#28909;?#20139;受的?

烙夏怔了怔……以前,白安沅有没有带女人来过这里?

和他的前女朋?#36873;?/p>

烙夏伸?#32622;?#28982;地?#21453;?#33258;己的头,想将自己那种无聊的猜想捶出来。

而另一走道上,蓝轩寒正冷冷地走了进去,进入了其中一间房间。

他也是这一间龙天不夜城贵宾城的VIP客人。

坐在那张水chuang上,蓝轩寒唇边噙着冷笑。

以前和邵又云来过这里,这一间房,是他的专属房间。

被他单独包了下来,除了他,没有人能进得来。

手机响起来了。

蓝轩寒微笑着接听,他今天的心情?#36335;?#29305;别好。

“嗯,?#35828;?#20102;?#20426;?/p>

“那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那么久都没见他了。”

蓝轩寒笑着说,然后缓慢地挂?#35828;緇啊?/p>

有人进来,恭敬地向他躬身问好。

蓝轩寒交待了句话,那服务生点头,然后就离开。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妖娆女子进来。

女子身材火爆。

蓝轩寒?#34920;?#30528;那个女人,咦,这女人,不正是有点小名气的歌手周贞儿。

“你找我?#20426;?/p>

蓝轩寒淡淡地说,刚刚那服务生就是来告诉他,有人找他。

没想到,?#23588;?#34987;一个女人盯上了。

现在的年头,生存艰难,?#24052;?#21517;利的人,自然得找点子来炒炒自己,挣上一大把票子。

“蓝先生,你好,我是周贞儿,蓝先生赏脸陪陪我吗?#20426;?/p>

周贞儿端着一杯红酒,款款上前。

细手搭上了他的脖子。

蓝轩寒眼睛一下?#29992;?#20102;起来。

如果以后追回烙夏了,那么他?#35009;?#26377;那么多机会出来玩女人了。

眼睛落在周贞儿那深深的rǔ淘,嗯,还算合格。

蓝轩寒冷然一笑,按了按铃再次叫来了服务?#34180;?/p>

服务生低头对他说了?#22919;?#35805;,蓝轩寒满意地点点头,而后,服务生垂首走出房间,为蓝轩寒关上门。

周贞儿立刻明白蓝轩寒的意思。

微笑着放下了?#31080;?#22934;娆地倚到了蓝轩寒的身上。

蓝轩寒是玩女高手,但这一次显得很?#20445;?#23558;周贞儿?#20174;赾huang上直奔主题……

烙夏呆在房间里,差不多十?#31181;?#37117;没见白安沅回来。

她?#34892;?#24515;?#34180;?/p>

这里可是**场所,?#35009;?#20154;都?#23567;?/p>

能来到这里的,无非是无聊或者好奇找乐子的男女。

当然,是后者居多。

白安沅……不会出事吧?烙?#30007;撓行?#24778;,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白安沅的名字。

她连忙接听,“安沅,你在哪?#20426;?/p>

“乖,在那里再等我十?#31181;櫻?#25105;遇见一个老朋友,一会儿就回来,好吗?#20426;?/p>

“嗯,好的,我等你。”

烙夏看着电话被率先挂上了,?#34892;?#22833;落,这个男人,从前都是让她先?#19994;?#35805;,现在这一次?#34892;?#21453;常。

但刚刚过了五?#31181;櫻?#26377;人敲她的门,是服务生。

服务生说让烙夏到斜对面?#25925;?#31532;十一间包间,白安沅在里面?#20154;?/p>

咦,这里不是定好了吗,他怎?#20174;?#23450;了另一间?

烙夏?#34892;?#22855;怪,但还是跟着服务生走去。

门虚掩着。

烙夏正想进去,一眼看到了熟悉的白安沅,正和一个女人拥抱成一团……

女?#35828;?#33080;,对着烙夏。

烙夏怔在那里,服务生?#37027;?#36208;开。

女人紧紧闭着眼睛,哭得哗啦作响。

眼泪狂飙出来,毁了那张精致的妆容……

这脸,好熟悉……烙夏轻轻地抽了一口冷气。

她站着?#27426;裁?#26377;人发现她。

“?#19968;?#26469;了,沅,你怎么不来见我?沅……?#19968;?#21040;你身边,我听说你……”

女?#28216;匱首牛?#30524;泪一滴滴地打落在白安沅的休闲服上。

“别……小楚,我……我已结婚了……对不起。”白安沅的声音传来。

烙夏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相?#34384;?#23433;沅。

他拒绝了那个叫小楚的女人,还表明自己是已婚者。

“不……为?#35009;礎?#25165;短短四年的时间,你怎么……怎么这样?#20426;?/p>

女子死死地抱?#34384;?#23433;沅,不?#25103;?#25163;。

白安沅用力地扯开他的手,烙夏马?#20185;?#21040;一边。

“小楚,对不起,以后有时间再找你聊吧!”

白安沅?#36764;?#22320;说,烙夏一听,马上小跑回自己和白安沅定下的房间。

她进入房间,一下子扶到chuang边,直喘气。

?#36824;?#20004;?#31181;櫻?#30333;安沅就敲门而入。

“等久了吧?#20426;?/p>

看到烙夏脸色?#34892;?#19981;同,“怎么,生气了?#20426;?/p>

烙夏微微一笑,虽然白安沅遇到了那个女人,还和他抱成一团……

心里始终?#34892;?#19981;舒服。

但是总的来说,他承认了自己结婚,也拒绝了那个女人,对她是一种忠实了。

如果换?#20384;?#36713;寒,只怕……

“没有,只是坐在这里?#34892;?#38391;。”烙夏摇头。

“那……”白安沅拉长了声音,微微一笑,看了看那张chuang,却突然拉着烙夏,“我插电,你试试。”

她怔了怔,回来的白安沅,没有之前的艾1魅的念头了。

是因为那个女人在这里吗?

烙夏坐上*,果然,那感觉很奇妙,如飘于云端,这些人真高。

不过,白安沅没再做?#35009;?#33406;1魅的动作,或者说生怕在这里和她……

并且,生怕被那女的撞见了吧?

最后,白安沅拉着烙夏,朝外面走去。

经过那间房的时候,那女子幽幽地立在那里,猛然地拦住这了烙夏。

白安沅脸色微微一变。

“你是……白太太?#20426;?/p>

那女人怀疑地看着烙夏。

烙夏微笑,点头,尽管不给白安沅添烦恼。

和他相处两年,还是信得过他的。

“原来……安沅,你不向我介绍一下吗?#20426;?/p>

白安沅这才回过神来,“这是我太太,乔烙夏,烙夏,这是我朋友刘楚。”

刘楚……原来那个曾让白安沅下跪过的女人,叫刘楚。

烙?#30007;?#37324;酸溜溜的。

女?#35828;?#30524;圈还很红,眼中水盈盈的,忍不住的又像要掉泪。

“你好……白太太……”

刘楚的声音带着沙哑和哭腔。

白安沅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太多表情。

“那我们不打扰你在这里了,有时间再见。”白安沅微微一笑,烙夏?#27426;?#38382;,跟着他一起走出了神秘的不夜城。

在车里,白安沅一直沉默。

烙夏也不想问?#35009;矗?#29467;然想起,他带自己去见朋友的时候,?#35009;?#26377;向她介绍他的朋?#36873;?/p>

心被?#35009;匆?#30528;一般,很难受。

回到别墅,烙夏一头倒在chuang上,不想说?#21834;?/p>

白安沅坐在一边,想抽烟,点燃又掐掉了。

看着chuang上沉默的人儿,她……大概?#24378;?#21040;了吧?

蓝轩寒的手段,果然高明。

连失踪几年的刘楚也能?#19968;?#26469;。

白安沅坐在那里,不得不承认,刘楚曾是他很深爱的女人,刻骨铭心。

但是现在……烙夏,他割舍不了。

温馨的一家三口,虽然宝宝不是他亲生的。

可是他一?#31508;?#20026;己生。

那个小女人,也让他离不开,只是刘楚怎么办?

白安沅想了想,很快下了决定。

毕竟,刘楚是过去了,失踪两年却平安无事,说明之前她是?#34892;?#36991;开他的,虽然不知道是因为?#35009;?#21407;因。

不管怎么样,他必须要为自己的女人负责。

白安沅皱皱眉,自己对烙夏,其实?#28799;?#24863;情了。

如果不是因为责任,他还会留在她身边吗?

烙夏一动不动地抱着自己的枕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一边的妆台。

她和白安沅当时匆匆结婚,根?#25578;兔挥行?#24773;拍婚纱照。

当时的白安沅也不爱她吧?

烙夏想到这里,极难受。

白安沅站了起来,走到chuang边轻轻地抱住她。

“烙夏……她就是我那个前任女?#36873;?/p>

“嗯。”

“我……无意中撞见她,不……应该说是她无意中看到我,让服务生叫?#39029;?#21435;,她缠着我,要复合。”

“嗯……”

“可是我拒绝了。烙夏,我不会负你的。”

白安沅?#33151;?#22320;说着,轻抚着她那一头柔顺的发。

烙夏怔了怔,这算是表白吗?

“烙夏,你不信?#20426;?/p>

白安沅?#34892;┘保奔?#22320;将她扳过身子来,烙夏双目?#34892;?#31354;洞。

她遭遇过一次婚外情,离了一次婚。

如果……白安沅再次离开她,她会怎么样呢。

“烙夏,你不信我?#20426;?/p>

“信。”

烙夏浅浅一笑,心?#26032;?#33510;,又杀出来一个刘楚,之前是邵又云,她的情路,?#35009;?#26102;候能平坦一些?

眼圈却不由得红了,嘴上说信,可是那个女人,长得相当惊艳……

当年,他是如何跪下求蓝轩寒的?

见烙夏眼圈红,白安沅心微微一揪,?#34892;?#30171;,?#34892;┘薄?/p>

他俯身,?#20146;?#28889;夏那如白玉的耳垂。

烙夏轻抽了一口气,*感地颤?#35835;?#19968;下。

“相信我,我不会丢下你的。”

白安沅低声地道,眼中柔情万千。

烙夏轻呼,还没说话,他就狂堵上了她的唇。

激**一触即发。

满房都是艾1魅的味道。

云雨完毕,烙夏埋脸在他的怀里,发现自己越来越依恋白安沅,越来越?#29575;?#21435;他。

每一次亲密,都极为危险。

让她和他更亲密,更贴近,更痴缠。

怎么办?只能一?#35762;?#36208;下去,看?#34384;?#21543;!

而宝宝晚上回家,白妈妈又来了,看到满脸红润的烙夏,极是高兴。

这老人,一?#36793;?#21480;着要烙夏再生。

“妈,不用担心,我们很快会有的。”

白安沅笑着应付她。

烙夏脸色微微一变,如果她没得生,会不会因为白妈妈给的压力,她将要离开白安沅?

白妈妈也随便叮嘱?#22919;洌?#22905;为人极为随和。

烙夏在第二天,就被白安沅带去见那位医生。

刘楚坐在医院对面那里,看?#34384;?#23433;沅温柔拥着烙夏走出医院。

两个?#35828;男?#23481;,好幸福。

她?#34892;?#39076;抖,好看的朱唇紧紧抿着。

握着咖啡杯的手也在颤抖着。

那个曾爱得她要死要活的男人,有第二个爱的女人了。

那天在不夜城,他拒绝了她。

她不?#24066;模?#30495;的想一口气将那个女人?#35828;梗?#25250;走白安沅。

“怎么样,他们够幸福吧?#20426;?/p>

蓝轩寒的声音淡淡传来。

他傲然地咧开了嘴巴,绽出一缕微笑来。

刘楚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们的刘车子绝尘而去。

蓝轩寒伸出修长的手?#31119;?#36731;轻地移过一张支?#20445;?#36825;些年来,你失踪了,钱?#19981;?#20102;不少吧,拿去用吧。”

刘楚怔了怔,看着这个她曾深爱的男人。

她爱过蓝轩寒,爱过白安沅,也爱过另一个男人。

她的生命中有过三个男人,然而当醉过梦醒,她才发现白安沅才是她的最爱。

也是最温柔最体贴最好的男人。

刘楚伸手,接过了支?#34180;?/p>

“你……要*做?#35009;矗俊?/p>

蓝轩寒扬扬眉,“你真聪明。”

刘楚微微一笑,毕竟蓝轩寒和她生活过一段时间,他想?#35009;矗?#22905;自然?#35009;?#24471;差不多了。

“以后你就听我的安排,我保证你能抢回白安沅。”

刘楚点头,现在蓝轩寒是她唯一的希望,否则,再?#35009;?#26377;人来帮她了。

烙夏和白安沅回到家,已是中午,竟然的是宝宝?#23588;?#22312;家。

宝宝一脸泪痕,地上散落着玩具,都是白安沅和烙夏给他买的。

“少爷,太太,你们回来了,宝宝突然从学校回来,是老师送他回来的,老师说你们的手机打不通……”

张妈一看到烙夏和白安沅,马上松了一口气。

“宝宝,怎么了?谁欺负你了?#20426;?/p>

烙夏一惊,扔开小提包跑到宝宝身边,宝宝虽然五岁了,可是闹起脾气来,可是不是一般的好哄。

宝宝抹了一?#29273;幔?#20320;们关机。”

烙夏怔了怔,白安沅也走了过来,轻轻地抚了抚宝宝的脸。

“我们关机,是因为我们有急事,宝宝,你怎么不上课了?#20426;?/p>

这时烙夏的手机响了,是宝宝的班主任,原来宝宝一直?#27900;?#19981;乐,然后要求班主任给他们打电?#21834;?/p>

哪料,那时烙夏和白安沅正在医?#28023;?#23558;手机关了。

手机打不通,宝宝却哭了,哭闹着要回家。

宝宝在学校虽然顽皮,但是很少哭,老师担心他,便将他送回家里让张妈看着。

“宝宝,你怎么哭了?是身子不舒服吗?#20426;?/p>

白安沅轻轻地抱起宝宝,将他放到沙发上。

宝宝生气,一溜就滑坐到地上,高高地嘟起小嘴巴,不理会白安沅。

烙夏走过来,坐到宝宝的身边。

“宝宝,是不是?#20146;?#39295;了?妈妈给你买吃的……”

“你不是我妈妈……对吗?#20426;?#23453;宝突然眨眨泪汪汪的大眼睛。

烙夏一惊,宝宝怎么突然这样问?

宝宝的眼泪又一下子像珠子一样滚下来。

“我知道……你们不是我的爸爸妈妈……你要生一个小弟弟……不要*了……”

宝宝委屈地垂下头,白安沅和烙夏对望一眼,哭笑不得。

这宝宝?#35009;?#26102;候变得那么*感了?

?#21543;?#23453;宝,我们怎么会不要你呢?如果真的不要你,早就为你找?#35282;?#29983;爸爸妈妈了。”

烙?#30007;?#30528;说,宝宝仰起头,泪汪汪地看着烙夏和白安沅。

他小小年纪,早就被弃在外面,但却有着超强的记忆。

他记得一切发生过的事,却想不起他怎么来到这个城?#23567;?/p>

记得不被人?#19981;叮?#35760;得饿得要晕过去,只能找地上的垃圾桶里的垃圾来吃。

遇到烙夏,他终于可以结束流?#35828;?#21487;怕的生活了。

可是昨晚听到白安沅说要烙夏去看医生,再生一个。

当时宝宝怕了,要是烙夏又扔了他,他怎么办?

“真的……真的吗?#20426;?#23453;宝涩生生地问。

白安沅用力地搂着他,“宝宝,你在我们身边两年了,我们怎么舍得送走你呢?让妈妈生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陪你一起玩不就成了吗?#20426;?/p>

宝宝眨眨眼,小弟弟,小妹妹?

烙夏?#27531;?#24471;甜蜜,因为今天那个医生说有希望,所以她也格外的开心。

“宝宝,难道爸爸妈妈?#38405;?#19981;好吗??#38405;?#37027;么好,怎么会送走你呢?#20426;?/p>

宝宝吸了吸气,湿湿的脸上因烙夏的擦拭而干净了一点。

“真的吗?#20426;?#23453;宝再三求证。

“真的!”烙夏回应,同时叭的一声,吻了吻他那圆圆白白的小脸?#21834;?/p>

小?#19968;?#32456;于破涕为笑。

白安沅抱着宝宝朝餐厅走去。

烙夏的手机响了。

她怔了怔,是邵又云的电?#21834;?/p>

“烙夏,是你吗?#20426;?/p>

“是,邵小姐有事吗?#20426;?/p>

“明天九点……蓝轩寒会让刘楚约你出去,他会随后到,你最好不要去。还?#23567;?#34013;轩寒成?#35828;?#29579;的入股人了,这一件事,我没法阻止他,你以后在公司小姐就是。”

邵又云的声音压得低低的,略沙哑。

看来她又熬夜了吧?当明星,表面很风光,其实也很累很累。

“谢谢你,邵小姐。”

“没事,我也只是尽我所能。再见,有事再通知你。”

邵又云说完匆匆挂?#35828;緇啊?/p>

烙夏怔了怔,蓝轩寒竟然入?#38378;说?#29579;,也就是说,他以后就可以在殿王娱乐公?#31455;?#26126;正大地出出入入了。

那么她……就危险了。

烙?#30007;?#19968;阵冷,白安沅?#35328;?#37027;边叫她吃饭,烙夏整理好表情,才过去。

另一边,邵又云刚刚挂?#35828;?#35805;,回过身,一眼看到那冷冷?#34920;?#22905;的蓝轩寒。

邵又云全身的鸡皮疙瘩一下?#29992;?#20102;起来!

那愤怒的冰冷的眼神,那?#27604;说?#34920;情,?#36127;?#35753;邵又云想立刻跳下楼去。

蓝轩寒冷冷一笑,“原来是你向烙?#32784;?#39118;报信……那么,上?#25105;?#26159;你通知了白安沅吗?让他尽量不和刘楚亲热?#20426;?/p>

邵又云脸色苍白,她死死地握着手机,“不……不是我!”

蓝轩寒?#35762;?#36924;近,瞬间?#24651;?#22320;冲到了她的前面,一把揪起了她的衣领!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

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
排列五基本走势图 镶钻画在家赚钱 挣钱软件排名第一 gtaol从零赚钱 幸运快三免费计划网址 冠军足球物语2中文破解版 安徽省快三开奖查询 时时彩后三单式万能码 湖北11选5top10遗漏 时时彩稳赚不赔刷返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