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吉林快3开奖结果76期|
老铁文学网—最优质,最?#35753;?#30340;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你我的天涯是时光

你我的天涯是时光

你我的天涯是时光

5.0

?#21482;?#38405;读

时间:2019-11-01 15:29

评语: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小?#30340;?#22899;主角演艺了生生世世的爱恋,只要心中有彼此可?#28304;?#36234;时空?#26377;?#29233;情,作者写作文风细腻,情节描写细致到位,是非常棒的文章,作者实力?#36828;?#26131;见,实力推荐。

陈然

有时我会感叹,人生际遇真的像写书一般,充满了巧合与不可思议,就像我即使心底有着不可告人的些微期?#21361;?#20063;不敢奢望能真正遇见李玥儿。

D县虽不大,也有几百万人口,在那个刚好的时刻,遇见刚好的她,是否也是需要几百万分之一的运气?

小娟一到D县便嚷嚷着要吃最正宗的C省菜,而“一江春”当是每个D县人最耳熟能详的老字号了,一直听说这家店的总店在D县,菜式花样丰富,味道也更地道,即便在C市吃过几次分号,此刻听闻如此我也不免跃跃欲试。

“一江春”开在D县老城区的中心地?#21361;?#21476;色古香的门脸在拥挤狭窄的街道上并不起眼,只门口排起的长长等候队伍显示着这家百家老店的名不虚传。正值元旦新年,店里专门搭了台子表演当地特色节目,还有底下观众激**互动,祝福声,笑谈声,饮酒猜拳声,和着店里歌声舞曲的喜乐热闹,像是一台烟火人间的新年音?#21482;幔?#30452;把这隆冬腊月的D县点缀得缦绻**,陶然欲醉。

我和小娟因着提前预定了位置,倒不需要费时候场,到了饭店便大快朵颐。这一餐确实吃得香甜,小娟?#19981;?#21507;辣,到了C省正是如鱼得水味口大开。我虽比不得她的重口味,但C省菜除了麻辣,也有不少香?#23490;?#37057;的?#39029;?#33756;肴,倒也令我食指大动,乐在其?#23567;?/p>

旅途劳累,加?#25103;?#24215;外饥肠辘辘的等候人群渴盼而焦躁的眼神,我们风卷残云后便也不愿过多逗留,毕竟第二天还有游玩项目,得早点休息养好精神。

我与小娟一同排队买单,小娟百无聊赖地有一搭没一搭在?#21482;戏?#30528;消息,我站在她旁边,望着店里璀璨灯火下的人声鼎沸,满眼人头攒动,期期然看去却是张张陌生面?#31069;?#33050;下D县的方寸?#24651;?#26159;冰冷的石砖相砌,周遭不时飘过与C市人略微不同的口音,陌生?#36136;?#24713;,我居然有种不知置身何地的不真实?#23567;?/p>

直到耳边传来那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带着素有的客气和真诚,几米开外的距离,仿佛是李玥儿,正热情地对身边的中年女性说着什么。一袭白衣,楚楚犹怜,披肩长发下一抹淡红流霞晕染得本就清秀的面庞更显柔美动人,她的嘴唇有软媚的绯色,在耀目的?#23454;?#19979;泛起点点羞赧,我忽然发现,她,今天似乎刻意打扮过。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是她吗?世上竟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不期而遇,难道是上天在冥冥中恩赐于我的新年礼物?这样的澹然悸动即便是在喊出她的名字后?#36234;?#20449;将疑,美好得让人生怕多问一句便化为乌有般说不出话来。

不得不?#33125;希?#21363;便和平时工作时素颜不同的情态,俏丽?#27604;?#19979;的她也丝毫不见脂粉俗气。小家碧玉,巧笑娉婷,恰若一盅香甜的桂花酿,甘稠清露中裹着星星点点黄蕊,微漾的精雅丽质,一眼便显出与众不同来。

我们居然异口同声地问对方为何在这里。我觉得我的问题真傻,恰如李玥儿所说她本就是D县人,在这里不是天经地义么?只是为何我在这里,我该说是因为小娟想到D县游玩,还是因着她鬼使神差般选了这里?

一时不禁语塞,这两个理由于我而言,似乎一个不愿说,另一个不敢说,结果最后只?#20204;?#24378;附会为着D县辣酱走此一遭,却?#31449;?#26159;将小娟略了去。

?#29301;?#23567;娟,我居然忘记她还站在我的身旁,再自然不过地挽着我的手臂,另一只手上搭着我的外套。我居然心里微微发慌,?#20013;?#31455;也濡出一层细汗,在手包上腻出几个黏黏的潮印。我应当介绍她们么?肯定的,作为我的妻子,小娟自然拥有光明正大的资格被所有人认识;而李玥儿,作为我的下属,更是会对老板及老板的家人礼敬恭谦。

该来的终归会来,我深吸一口气,对着李玥儿道,“小李,这是我爱人小娟?#34180;?#25105;的声音平静,仿佛说着与我无关的话语。可怦怦的心跳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即便表面再波澜不惊,我仍无法否认,我不想把小娟介绍给李玥儿。

李玥儿一直笑着,没有任何变化和异常,甚至带着恰到?#20040;?#30340;下属对上司的?#27425;非?#21329;的神色,流利地向小娟问好。我微微一滞,她果然仍是无所在意,即便上次在会议室我以为自己在她心里或许有一点位置,即便如今我与她较过去走得近些,于她而言也不过是个多说了几句话没什么架子的领导罢了。

我的心竟有隐隐失落和不甘。

李玥儿向我介绍她的父亲及同行的长辈,我看着被唤作唐姨的中年妇女望着李玥儿的爱怜眼神,再看看那个叫作赵志强的男孩,与她仿佛的年纪,一切瞬间了然于%,怪不得她今天如此精心打扮,怪不得。

她却似不甚在意,轻描淡写地样子仿佛觉得被我猜中这晚宴的实质也满不在乎。是了,我是谁呢,我算什么呢,人家二十四五的大好年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岂能?#20960;骸?/p>

可我为何越看越觉得那叫作赵志强的年轻男孩如此不顺眼,那瘦削单薄的样子,不苟言笑拘谨木讷的表情,哪配得上这厢清新雅致、飘逸灵动的女子,李玥儿不过才二十四五吧,工作还不到两年,就这么急着想把自己嫁出去了?

这些细密无端的想法在我脑子里冲撞翻腾,仿佛将我的心拧成七零八碎的麻花,哔哔波波落了一地。我有些?#21507;輳?#20063;有些生气,几分钟之前我还在庆幸与感激上?#36828;?#25105;的厚爱,让我在新年的第一个冬夜与她偶遇,可现在,这番偶遇竟是源于她与别人的相亲晚宴,我宁愿没有这场D县之?#23567;?/p>

李玥儿的父亲还想第二日单独宴请我们,可我实在无心应酬,便?#36234;?#35201;返回C市婉拒了。将李玥儿和小娟放在一起本就令我尴?#21361;?#25105;也实在无法面对头一日与其他男人举杯共酌的李玥儿?#32654;衩部?#21046;?#22812;?#24335;化的笑容对着我和小娟说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我如何快乐得起来呢?

只是当我客气推辞时,小娟不解地望了我一眼,挽着我的手臂似乎紧了一紧。尔后她便提醒我时候不早,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对,小娟提示得很好,招呼打过了,祝福也送了,该见的不该见的都见了,一切都明了了,是时候离开了。

于是我借故还有约先行告?#29301;?#25105;仿佛看见李玥儿的眼神微微一黯,应该是我看错了,怎么可能呢,或许只是人?#33402;?#30504;眼睛罢了。

可该死的,我竟然还是忍不住叫住她,跟她说,新年快乐。

她似乎都没怎么反应过来,仓促间敷衍一句“新年快乐,陈总”,?#29301;?#22905;竟是如此心不在焉么,我觉得自己的状况真是糟透了。

回酒店的路上我一直沉默不语,小娟问我是不是累了,我只得顺水推舟点头算是默认。车上的收音机播放着一档著名的夜间感情节目,里面的女主持人用温婉柔和的声音安慰着一位因办公室恋情失意的女子,我没来由地一阵反感,脱口而出道,“你说这些节目怎么都是些女的呢,好像所有的恋情都是女的被伤害一样,连主持人都选个女的。”

小娟轻声一笑,“这很正常啊,本来咱们女人就容易受伤”

“难道男的?#36879;?#20010;都那么坏,一场感情结束了女的就是哭哭啼啼,男的?#31361;?#22825;喜地?#20426;?#25105;居然像个怨男似地?#20185;?#20102;劲。

小娟看了我两眼,“那也不是这个说法,只是女人嘛,终归感情丰富些,而且也?#25954;?#34920;露出来。你们男人嘛,不是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么,活该憋死你们”小娟懒?#24651;?#26012;我一眼,望着路边的霓虹不屑道。

我轻“嗤”一声,“男人只是不说而已,受的伤不见得比你们女人少”

“?#29301;?#38472;然,今天你不太?#36291;?#21834;”小娟转过头睇着我道,“以前你可从来不和我?#33268;?#36825;些男人女人的话题的,今天是太阳?#28216;?#36793;出来了?#20426;?/p>

我被小娟说得一愣,才发觉今天的确有些失态,按我的?#24895;?#20174;来?#38405;?#27426;女爱之类事情不甚上心,更别提这种无聊的都市夜间节目了。今天这番品?#20223;?#36275;,追根究底,不过都是刚才那场偶遇惹的祸。

我轻咳两声,掩下心中起伏不平,“哪儿有,随口一说罢了”

小娟瞧了瞧我,似欲言又止,但?#31449;?#27809;再说出来。

回到酒店,洗完澡,我和小娟靠在chuang上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小娟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23454;潰?#21710;,陈然,今天晚上你为什么推掉那小?#23194;?#29238;亲的邀请啊?我瞅着人大爷挺真诚的”

没料到她突然问起这个,我迟疑了一下答道,“这个嘛,人家请我是因为我是他女儿的上司,你知道我一向不?#19981;?#36825;种‘不得不’的应酬,他女儿优秀我们自会重用,不会因为他请不请我吃饭而有所影响。再说,咱们和他们终归不熟,明天要玩的地方还多着,饭菜自己随便解决了就好了,时间上也能?#26434;?#28857;儿,何必让人家破费?#20426;?/p>

“可人家小?#23194;?#21487;是有些失望哦”小娟盯着电视,也不看我,轻轻笑道。

我不禁坐起身来,转头看着她,“这从何说起?#20426;?/p>

“陈然,不是跟你说了嘛,这女人嘛,还是只有女人才懂。”小娟瞟我一眼,“那?#23194;?#22995;李?叫什么名字啊?我瞧着,人家看你的眼神可不一样”

“你这说到哪里去了”我故作镇定道,“人家一个才刚毕业的小孩,咱这年纪都可以当人家叔叔了,别瞎扯那些有的没的?#27605;?#24819;又道,“她叫李玥儿”

小娟轻笑一声,“我不管她叫啥,反正陈然我跟你说,你这离着我十万八千里,我也没那能耐在身边时刻盯着你,但你可得记好了,你是有老婆的人,别被那些年轻的莺莺燕燕冲昏了头脑”

我不知道小娟为?#25991;?#22914;此*感,难道真如她所说女人对感情一事有着近乎完美的直觉?#23380;?#24565;又想到她的话,李玥儿真的对我有什么不一样的眼神么?心下不禁一动,我微微有些?#30007;椋?#31455;不太?#25233;?#35270;小娟的眼睛,只得装作盯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仿佛不以为意道,“瞎说些什么呢,你们女人就是一天到晚心眼儿多”说完拍拍她的肩,“好啦,别胡思乱想了,睡吧,都累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小娟不置可否,却也顺?#25317;?#20851;掉电视,灭了chuang头灯,和我一起躺了下来。房间里瞬间变得漆黑,只有远处的灯塔在苍莽的夜色中闪着明灭不定的光,我们一时都没有说话。良久,小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闷闷地仿佛从天边传来,“陈然,你说我们会像其他很多聚少离多的夫妻那样,走着走着就走散了吗?#20426;?/p>

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不知小娟为?#20301;?#29983;出这样的感慨,只是此刻我实在不?#32948;?#30896;触这类话题,甚至连想也不愿去想。夜色茫茫,?#28201;?#28145;深,我在黑暗中背对着小娟,睁眼看着窗边被空调的暖风微扬的窗帘一搭一搭毫无生气地拂过旁边惨白的墙角,静静地,一动不动,仿佛自己早已沉?#20102;?#21435;。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铁文学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

吉林快3所有和值号码
重庆时时全天实时个位计划 360彩票网是正规的吗 免费时时彩计划软件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 宝赢彩票软件 安卓版 大乐透苏州2.14亿作假 个人做的游戏怎么赚钱 体育彩票宁夏11选5查询 广告复印公司赚钱吗 12选5奖金规则复式